「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喻叶】爱修不修 12

❁修仙文,主喻叶,辅其它叶受CP。

❁上章:11


第一章·拾贰

喻文州是个内敛的人,成魔都成得不动声色。按理来说,一般走火入魔之人都要承受肉体和神志上的双重痛楚,鲜少有人能在这一关后保持自我,所以成魔者大都丧失心智。

不料喻文州这厮意志竟这般坚定,云淡风轻地挺住了所有折磨。叶修猜测他大概有一颗十分强大的内心,但是既有如此强大的内心,又怎会轻易成魔?

想来在此之前,他早已一人默默地咀嚼了无数痛楚与悲哀。这滋味太过薄凉,又太过火辣,折磨得喻文州连成魔之苦都不放在眼里了。

叶修直到醒来之时,脑子里都在寻思着喻文州的事情,一时间竟未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位客人。他一个人盯着窗幔若有所思,然后陡然听到桌边有人开口问道:“既然醒了怎么不出声?”

叶修很是意外,但是潜意识里又觉得这道声音亲切得很。正因如此,他倒是没怎么受到惊吓,撑起身子往来客那里望去,便瞧见了前不久才见过面的斯文男子。

他扫了一眼来客身上的衣袍款式,又见此人腰间挂着象征长老身份的玉坠,来者的身份呼之欲出:“吴雪峰,”他略一停顿,补充了两个字:“……前辈?”

叶修这一声突如其来的敬称倒是把吴雪峰给镇住了,他愣了好一会,才笑着回答:“能从你嘴里听见一句‘前辈’可真是太难得了。魏琛先前和我说他们威逼利诱了很久你也没肯开这个口,怎么到我这忽然变乖了?”

叶修的回答很朴实,“吃人嘴软啊!再说他们那些师叔都是冒牌的。”人吴雪峰才是斗神真正的师兄,只此一家,剩下都是假冒伪劣的。

吴雪峰又笑了一下,也不知道对叶修的回答是满意还是不满意。他朝叶修走来,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近距离地打量了叶修须臾,问道:“来荣瑶这么久,还习惯吗?”

叶修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回道:“没什么习惯不习惯吧,感觉我就是赶鸭子上架,莫名其妙就跑来修仙了。”

他做完了这套懒洋洋的动作之后才忽然反应过来,自己在吴雪峰面前似乎随意放肆得过了头。斗神不在,对方即是嘉世的第一人,身兼荣瑶的十二长老之一,如此具有分量的双重身份,竟让叶修提不起一丝紧张感。先前他初次见到邱非和乔一帆的时候还知道行个礼,但是面对吴雪峰,叶修下意识就流露出了最放松的姿态。

而对面的吴雪峰却好像根本没有意识到叶修哪里做得不妥,表情自然,就着叶修的话继续说下去:“人生嘛,就是要充满各种意外。要知道就算是斗神,当初也不是因为想修仙才来荣瑶的啊。”

“他也是赶鸭子上架?”叶修稍微正了正姿态,坐直了身子。

吴雪峰瞄见了叶修的这点小动作,顿了顿,没有说什么。“……好歹你上山前还有些基础,他拜师的时候,可连炼气的修为都没有。他是因为他弟弟,才不得不去修仙的。”

 

世人皆以为以斗神的资质,必定是出自什么修仙大家,而实际上千百年前的修士并不多,修仙世家寥寥无几,修仙门派也少得可怜。那个时代还属太平,许多得道高人并没有门派归属,只当个闲云野鹤,修个逍遥散仙。

到后来风云突起,山河动荡,凡人为了自保才纷纷跑去修仙,为求能苟活于乱世之中。而个人资质有限,力量太过渺小,于是修仙门派、世家便如雨后春笋一般迅速而密集地冒了出来。

如今那么多叶氏家族争先恐后地和斗神攀亲戚,其实都和他半文钱关系也没有。叶秋他爹是个孤儿,被前前前朝的将军所收养,长大后也成了将军,一手战矛使得虎虎生威;而叶秋他娘则是个普通人家的闺女,无亲无故,战场上被叶修他爹所救,便以身相许。婚后生了一对孪生子,就是叶秋和叶秋他弟。

所以斗神当年除了爹娘和亲弟弟,再无别的亲人。小时候叶秋还觉得他们这家子挺小的,逢年过节总比别人家少了几分热闹,不料千百年后却有无数人争着抢着要给他当亲戚。

叶秋和他弟虽然是一胎出来的,命运却大不相同。因为叶夫人没经验,早年照顾孩子的时候有所疏忽,导致他弟打小就落下了病根,常年被困在家中与各色汤药作伴。在叶秋跟着他爹习武、跑上街到处撒野的时候,他弟弟却几乎连床都下不了,只能透过一方小小的窗看看外面的几棵树。

叶夫人对小儿子心怀内疚,和叶将军想尽了法子要治好他。待小儿子满至十五岁,丘樊真人恰好云游至上京城,将军夫妇连忙前去拜访,求仙师能救小儿子一命。

仙师性格有些孤僻,但还是决定给将军夫妇一个机会,约定第二日登门去见小儿子,带他回山,悉心教习修仙之法。将军夫妇欣喜不已,回府之后便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小儿子。

谁知道第二天仙师来访之时,小儿子竟离家出走了!

夫妇二人心急如焚,一边到处抓人,一边想办法留住仙师。事已至此,将军夫人怕惹恼了丘樊真人,泪眼婆娑地央求大儿子伪装成弟弟随仙师上山,叮嘱他好好修行,届时等他学成归来,还有希望再救弟弟一命。

于是当年的叶秋就这么稀里糊涂地上了山,稀里糊涂地开始修仙。谁都没有想到,这一个阴差阳错,竟造就了后世赫赫有名的斗神。

其实弟弟离家出走的时候,叶秋是知情的。那晚弟弟蹑手蹑脚地来到叶秋床前,以为他睡着了,便小声絮絮地说了许多话。大意就是他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决定宁愿用他为数不多的寿命亲自去看看这个世界,也不愿意窝在深山老林中苟活一世。过去他听哥哥说了好多外面的故事,哪怕是那些街头巷尾的家长里短都让他觉得有意思极了。就算只有一次也好,他想让自己的人生经历变得丰富精彩一些。

兄弟俩的感情向来不错,临走前弟弟还不忘记给哥哥掖了掖被角。过去弟弟鲜少离开床榻,都是叶秋给他盖被子。如今他带着对新生活的向往,恋恋不舍地看了叶秋一眼,然后义无反顾地离开了家门。

叶秋醒着,却不忍心阻止他。他那时心想,以自家弟弟这么孱弱的体质,走不了多远就会被抓回来。到时候如果他还不愿意上山修仙,大不了自己就陪他一起。

虎门无犬子,叶秋万万没想到他弟弟竟然躲过了叶家两年的搜查。也没有想到,那晚竟是他见到弟弟的最后一面。

丘樊真人对叶秋的要求很严格,为了让他专注修行,脱得尘鞅,一股脑把叶秋的家书全都烧毁了。待到一个甲子后,丘樊真人渡劫飞升,叶秋终于出了山,找了个机会回家,才发现他弟弟早在他离家的第二年后就去世了。那之后又过了十余年,叶将军战死沙场,叶夫人一病不起,郁郁而终。

昔日的将军府已人去楼空,放眼望去满目苍凉。叶秋站在摇摇欲坠的大门前,握紧了拳,直至双手脱力。最终他一言未发,只对着破败的府邸深深地行了一礼。 

门前石阶上有一处小小的水洼,最近下了场春雨,水洼里积着清澈的雨水。叶秋弯腰时在水中看见了自己的倒影,许多年过去了,他的容颜却依然没有太大的变化。健康如昔,风华正茂。

时过境迁,渤澥桑田,归来仍少年。

原来,这也可以变成一件很残忍的事情。

 

吴雪峰没有把斗神当年的心境说给叶修听,因为斗神当初也没有说给吴雪峰听过。他从不会在别人面前轻易流露出自己的情绪,尤其是他最脆弱的一面。吴雪峰猜测那时候的叶修心里一定很不好受,但是这样的滋味,这样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朋好友先自己一步衰老逝去的经历,荣瑶中大有人在。叶修不说,吴雪峰也就不问,因为他相信叶修会把自己的感情处理得很得当,况且那时候还有苏家兄妹陪在他身边。

吴雪峰三言两语讲完了斗神的家世,语气平和,却让现在的这个叶修听得有几分难受。这情绪真是来得莫名其妙,叶家宗亲如此庞大,他连名字都没记全,平日里常接触的父亲和叶泽也与他不亲。从小到大叶修几乎没有感受过亲情的存在,所以他很茫然,不懂此时心里的这股怅然从何而来。

“斗神当初既然是顶着弟弟的名字上山,那么‘叶秋’应该不是他本人的名字吧?”叶修还没缓过神,有些漫不经心地问道。

“确实。”吴雪峰也不遮掩。

“真名呢?”

吴雪峰笑笑,“等你以后见到了他,可以亲自去问。”

“这还保密?”叶修说完,然后一怔,纳闷道:“我还有机会见他?”

“你要是真没机会见他,掌门何必让你拜他为师?”吴雪峰意味深长地说道,“也不算保密。丘樊真人飞升不久后,他就来了荣瑶,虽然自报家门的时候用的还是‘叶秋’这个名字,但是相处久了,他也没有刻意隐瞒过自己的真名。”

叶修无意识地伸手拽了一下被子,心中猜测斗神当初故意顶着“叶秋”这个名字修仙、成名,大概是想带着弟弟那份一起走下去吧?

他心情尚未平复,吴雪峰又开口说道:“你要是不想叫前辈,就不叫罢。当初你师父满打满算,也就叫过我一次师兄。”

叶修朝他看去,“嗯?”了一声,也不知是对往事起了兴趣,还是惊讶自己这师叔竟如此平易近人。

吴雪峰陷入了回忆,“其实他在我之前还有个师兄。当年丘樊真人一共收了两个徒弟,一个是他,另一个,叫做苏沐秋。”

 

叶秋与苏沐秋相识在先;他认识苏沐秋的时候,苏沐秋还是个活在城郊贫民窟里的孤儿,和妹妹苏沐橙住在一个四处透风草棚中。兄妹俩虽然过得倥偬拮据,但是都善良聪慧,与叶秋格外投缘,没两下就成了好朋友。与叶秋不同的是,苏沐秋和苏沐橙的爹娘都是修士,两人是有一些修为底子的。

原本兄妹俩的生活也富足美满,只可惜苏氏夫妇闭关进阶时出了差错,气血逆行,暴毙而亡,留下了孤零零的子女。在叶秋认识他们之前,苏沐秋和苏沐橙已流浪了五六年,走遍了大半个天朝。

叶秋放心不下他们,便想了个法子把兄妹俩也带上了山。待丘樊真人发现后,已不方便驱逐二人了,又觉得苏沐秋确实是个修仙的好苗子,干脆一起收入门下。二人一同拜师,苏沐秋长叶秋一岁,便当了师兄。叶秋约莫是对这么潦草的排辈不大满意,在吴雪峰的记忆中,叶秋从未叫过苏沐秋一声“师兄”。

再说苏沐秋的妹妹,苏沐橙,是个名副其实的美人。即便她资质不如苏沐秋和叶秋,也是个天赋过人的孩子。可叹她红颜命薄,体质阴寒至极,修仙的话只会事倍功半。尽管如此她还是成为了修道之人,只为了延长自己所剩无几的寿命。

叶秋第一次见到苏沐橙的时候,这小姑娘已经到了如不胜衣的地步,在草榻上半撑着身子,喝着她哥哥用打零工赚的钱买来的汤药。她皱着眉,五官都挤到了一块,喝得很辛苦,喝完之后却露出了一个笑容,说哥哥好厉害,能买到这样好的药材,还说良药苦口,这药好苦的,定能治好她的身体。

苏沐橙的身体天生如此,是治不好的。就算是换到现在让王杰希方士谦他们去看,也无计可施。更何况苏沐秋是在凡人医馆里面买的药材,那的大夫哪里会懂这些,开的不过是一些调理气血的普通药材罢了。

丘樊真人不是什么大慈大悲的修士,他一心向道,清心寡欲,磨不磷,涅不缁,不为凡世的喜怒哀乐所牵动。他会同意收苏沐秋和叶秋为徒,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惜才。至于苏沐橙,他当初一眼就看出了这姑娘命短,却并没有要出手相救的意思。

苏沐秋自尊心很强,求人不如求己,见丘樊真人态度冷漠,便自己去钻研医学。白天从师父那里学到了什么心法口诀,晚上就偷偷地去教给妹妹,让她时常打坐修炼。苏沐橙聪颖,听了几遍就能记住。这样长久下来,虽然修行并没有什么长进,却意外地活过了第一个十年、第二个十年、第三个十年……后来甚至陪着叶秋和苏沐秋前去了荣瑶。

苏沐橙在荣瑶又挺过了一百多年的光阴。其实她能坚持这么长的时间,已经是奇迹了,更何况她的寿命也已经远超于凡人。可是苏沐秋不甘心,他觉得自己的妹妹这样伶俐,又这样漂亮,若不是身体拖了后脚,她本应该是天下最优秀的女修。

叶秋也很疼苏沐橙,可能是因为苏沐橙本人乖巧懂事,着实惹人喜欢;也可能是因为苏沐橙的境遇让他想到了自己的弟弟。无论如何,当年的苏沐秋和叶秋都卯足了劲修行,日夜不休,终于在二百七十四岁达到了渡劫之境。这消息一传出,震惊了整个修仙界——在他们之前,最年轻的飞升者也有五六百岁的高龄,比这二人足足多出了一倍。苏沐秋和叶秋这样升阶的速度有如神助,使得闻者瞠目结舌,纷纷怀疑二人走了歪门邪道,不然则是猜测他们原本就是隐居在凡间的仙师。一时间,来荣瑶修行的修士接踵而至,荣瑶名声因此初显,后才慢慢成为天下第一门派。

然而当时的苏沐秋和叶秋压根没心思注意这些;苏沐橙的状态已是油尽灯枯,又一次虚弱得连床都下不去,甚至连说话都费力。苏沐秋渡劫前去找她,握着妹妹的手对她保证,等自己飞升成仙,一定就有办法救她了。他让苏沐橙再努努力,等等他,他很快就会回来。

苏沐橙睁开眼,对苏沐秋浅浅地笑了笑,说哥哥放心,我等你。

苏沐秋便去了。他挺过了九九八十一道天雷,果真如他承诺的那般,飞升成仙,从此不老不死,拥有无尽的法力。

可是他却再也没有回来。

叶秋当时与他一起,成功地接受了八十道天雷的磨炼,然后在第八十一道天雷落下来之前,忽然改变了主意,不肯飞升了。苏沐秋没有回来,这好像是在他的预料之中。对于这样让众人出乎意料的结局,叶秋却什么也没有多说,而是回到了荣瑶,陪苏沐橙走过了她最后的时光。

几番风雨,瘗玉埋香。

叶秋一个人安葬了苏沐橙,然后默默地失踪了一段日子。过了一个月,他重新回到荣瑶,表情平静,与往日相比并无二致。该笑就笑,该闹就闹,该惹的祸,一个也没少惹,似乎已经完全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

吴雪峰却没法不担心他。当晚,他在房间里正犹豫着要不要去看看叶秋,却正好瞥见门纸上落下了一道影子。吴雪峰对他家师弟再熟悉不过,心知那是叶秋,本想等他敲门,而门外的叶秋却似乎并没有这个打算。屋里的吴雪峰等了许久,几乎要耐不住性子去给他开门了,却在此时听见叶秋开了口。

“……也不知道你睡没睡……睡了也好。”叶秋的声音很轻,透着倦怠氐惆,“我爹娘和叶秋早就不在了,沐秋也不在了,现在,连沐橙都不在了。”他停了下来,嗓音平白添了一丝哑:“师兄,你可要好好修行,活得久一点啊。”

吴雪峰听完后,心里一酸,几乎要冲出去给叶秋开门了,却又硬生生地忍住了。叶秋他不需要肩膀,甚至不需要一个聆听者。他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这么软弱的一面,不然他不会无缘无故消失一个月,也不会在大半夜才来找吴雪峰倾诉。

换在平日里,也许叶秋连倾诉都不会。可是就像他方才所说的那样……他身边已经没有人了。没有家人,没有师父,没有朋友,他孑然一身,是伶俜无助到了极点,才会忍不住趁吴雪峰睡着之际来说这些。

这个无所不能、所向披靡的斗神在恐惧着。他也会害怕,他很害怕,害怕到要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跑来,只是想确认一下吴雪峰还在这里。

“……”吴雪峰开了开口,怕被叶秋听见,于是最后什么也没说,只在心底郑重地回答着,放心吧,我在。

只要你还需要我,我就会一直在。

第二天一大早叶秋又跟个没事的人一样来找他,这回他果断地敲门吵醒了吴雪峰,携着一只小动物登门拜访。

吴雪峰揉着太阳穴,看了一眼叶秋手中的动物,再看一眼叶秋,然后愣了一下,又看了那只动物一眼, “……这是什么?”

“乌龟啊,我刚才去抓的,送你。”叶秋献宝似的说道。

吴雪峰眼皮子一跳,“送我?做什么?”

叶秋把动物塞进了吴雪峰怀里,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祝你和它一样长命千岁。”

吴雪峰忍了忍,太阳穴“突突”地跳:“可是这分明是一只鳖啊!”

“哦,是吗,捉的时候没注意。”叶秋说完,又拍了拍吴雪峰的肩膀,更加语重心长地教育他道:“大丈夫不拘小节,不要在意这种细节嘛,反正乌龟王八也差不多。”

吴雪峰黑着脸把叶修的手拍掉了。

这是后话。

至于那只鼋鱼,不幸的是它并没有如叶秋期望的那样长命千岁。吴雪峰把它散养在院中,后来王杰希上了山,有一次来嘉世拜访,临走前在池塘边发现了它,心想自己正好缺这一味药材,于是二话不说就把它顺手拎走了。

然后这鼋鱼就被做成了一顿药膳,被常去微草蹭吃蹭喝的叶秋吃掉了大半。

当然这是更后话。

 

这么长的故事吴雪峰自然没有一一说给叶修听,只是给他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斗神曾经还有个师兄,这个师兄有个妹妹。叶修垂眸聆听,吴雪峰看不见他的眼睛,也不知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俄顷,叶修侧了侧头,忽然换开了话题:“有个问题,其实从我醒来的时候就想问了。”

“什么问题?”

“我到底是怎么出现在这的?”叶修指了指自己的床榻,“那场比试怎么样了?”

吴雪峰有点意外,好像又不是特别意外,“你不记得你昏迷前发生的事情了?”

叶修摇头,“我记得包子受了重伤。我忘了擂台旁有禁制,下意识想去救他,后面的事就就记不得了。我昏迷了多久?”

“三日,不算长。”吴雪峰说,“比试作废,你身上的咒印已经不在了。你说的那个包子还在床上躺着,比你早了一些醒来,精神头很足。”

叶修好奇:“我昏迷前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吴雪峰轻描淡写地说道,“你一头撞在了禁制上,撞晕了。”

叶修:“……”

吴雪峰面色严肃:“你也知道那禁制的厉害,所以你的体内留下了很大的隐患。方士谦守阵去了,现在能救你的只有一个人。”

“谁?”

“微草峰主,王杰希。”


——第一章·完——

评论(39)
热度(1133)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