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喻叶】爱修不修 10

❁修仙文,主喻叶,辅其它叶受CP。

❁上章:9


第一章·玖.

“这都一个多月了,你怎么还在画这张符?”有人靠在窗棂边对着叶修奚落道。

叶修全神贯注地描着咒文,头都没抬一下。他来外门这里旁听了三十几日,这人就在这烦了他三十几日。不理会还好,万一叶修有心情和他斗上两句,这人更是没完没了。

“打从我看见你的第一天起你就在描摹这张初级水符,几十天过去了,你居然连三分之一都没完成。”那人见叶修不理他,反而来了劲,兀自对叶修嘲讽道,“这样,你叫我一声前辈,我就大发慈悲教教你。”

叶修侧眸瞥了他一眼,低着头说道:“你每天都要花几个时辰来我这虚度光阴,这事小周他知道吗?”

“我爱去哪里就去哪里,轮不到你来管。我们峰主都没说什么,你瞎操什么心?”那人拉下脸,语气突然变冲了几分。

“也是,”叶修很理解地点点头,“想来你这干事也不怎么顶用,轮回有没有你都一样。”

这天天有闲工夫来叶修这里找茬的青年不是别人,正是轮回峰的干事之一,名为孙翔。他与江波涛一文一武辅佐周泽楷,据悉也是个使战矛的好手,当年刚入门的时候叫嚣着要把斗神拍死在沙滩上,后来却没了动静。叶修与他相识也有些时日了,发觉这人就跟个小孩子似的,性格毛躁,又爱闹脾气。外加他们轮回还有个格外沉默寡言的峰主,看来江波涛平日里一定过得很辛苦。

“谁不顶用了?!”孙翔瞪着眼睛,一脸不快地看向叶修。

叶修没有再开口的意思。这孙翔看他不顺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虽然个中缘由叶修还不清楚,但却省得要与这人保持距离的道理。此时将近申时,叶修该去微草那边了,于是收拾起了笔纸,欲起身离去。

“喂,你给我站住!”见他要走,孙翔干脆从窗外翻了进来。见叶修无视他,干脆一伸手拉住叶修的手腕,“我叫你站住你听见没?”

叶修有些不耐烦地甩开他,“干什么?”

“有你这样对前辈的态度吗?!”孙翔气急败坏地说道。

叶修扫了他一眼,懒得搭理,目不斜视地往门口走去。

“喂,喂!”孙翔又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去,拦在叶修前面,又生气又困惑地说道:“你怎么都不和我说话?”

叶修停下脚步,打量着孙翔,反问道:“我和你很熟?”

孙翔一听,立马又怒了:“好歹也认识了三十多天吧?”

叶修绕过他往前走,“那只是你单方面来找我麻烦罢了。”

这回孙翔站在原地没动,眼睛倒是有些发红,不知道是被叶修给气的,还是被叶修给气的。他站在叶修身后咬牙切齿地说道:“叶修你果然让人讨厌!比以前还让人讨厌!”

叶修无动于衷,步子不急不缓地往外离去。

孙翔眼眶又红了红,果然让叶修气得不清。他心里难过,可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就是一看见叶修对他这冷淡的模样就觉得委屈。这叶修明明一口一个“小周”把周泽楷叫得亲昵,凭什么偏偏对他置之不理?

“你给我等着!”孙翔最后冲着叶修的背影色厉内荏地叫道。

 

叶修越是不搭理孙翔,孙翔就越是要与他对着干。他自己不方便出面,就去给肖云施压,逼得肖云最后来找叶修,随便糊弄了一个“目无尊长”的罪名,把他关到了后山去抄书。

且说说荣瑶的弟子们。荣瑶的内门弟子,囊括峰主、干事在内,诸峰人数在二十至三十不等;然而外门弟子的人数却是固定的,不多不少三百人。荣瑶每五十年就会有一次新生大选,这就代表每次大选后,有百余人加入,就有百余人离开。

弱肉强食。只有最出色最优秀的修士,才能在荣瑶站到最后。

这些外门弟子在五十年间也会经历各式考核,成绩优异者甚至有机会被编为内门子弟。内门弟子的修行相对松散一些,平日里只跟在师父身边学习;外门弟子的日常就要紧凑许多,每日有数十节不同的课程,画符、剑术、炼丹、草药……等等,皆由擅长此域的内门弟子前来授课。众外门弟子可在入门后自选三门,不得随意更改。如情况特殊,可前去寻卅壹峰峰主杨聪,此人兼外堂堂主,负责外门弟子事宜。

偶尔峰主们长老们闲来无事,也会去外门走走,指点一番。但凡遇到这种情况,选了此课的弟子可都听讲得百般认真,回头还要与同伴炫耀一番的。只不过这样的机遇鲜少发生,当年微草峰主尚在的时候,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前往荣瑶峰,看看是否埋没了什么有潜力的苗子。王杰希算是诸外门弟子除了杨聪以外见过次数最多的一位长老,自他离去后,外门弟子再想见到传说中的诸位大能,就难上加难了。

虽说外门弟子可修行三门课程,然而叶修深谙自己的资质,来了外门之后只选了一门草药,归微草所辖。不是他不想学习别的课程,只叹心有余而力不足,丁点法力都使不出,学了也无济于事。便说那让孙翔嘲讽了无数次的初级水符,其实符咒上的咒文叶修早已烂熟于心,可花了一个多月的时日,叶修也只能勉强描出一笔墨点,这还是因为依仗了荣瑶群山中的灵气。

前来授课的微草弟子并不是固定的,这几个月正好轮到了肖云。此人入门的时间不长,只有不到两百年。他运气好,来的时候王杰希还没走,但也只相处了短短数年。微草大部分的小弟子都是王杰希亲手教出来的,一个个谦逊有礼,医者仁心。然而肖云上山的时候,王杰希已有去意,对新弟子疏忽很多,成日里不知道在忙些什么,连亲传弟子高英杰都难见一面,更遑论肖云了。是以那一批前往微草的弟子,肖云、周烨柏、柳非,脾性就较为尖锐,不怎么服管,却又有些欺软怕硬。知道叶修成为斗神的亲传后,肖云对他的态度还算宽容。但近日孙翔一施压下来,他就立马不分青红皂白把叶修扔去禁闭思过。

见肖云对自己的态度忽然发生了如此大的转变,叶修稍一动脑子就知道是孙翔在背后作祟。他性子安逸,既来之则安之,倒也不是就真的老老实实开始抄书,反而还抱着支笔在那兴致勃勃地画符。

叶修觉得他抄不抄书的意义不大;一来是欲加之罪,他没必要真的遂了孙翔的意;二来他要是被关到晚上还不出去,嘉世那边自会有人来寻他。这后山专门用来关押犯了错的弟子,人迹罕至,万籁俱寂,风景别有一番韵味。叶修找了一张石桌,坐在地上,乐得一个人清净。

他是真没想到在这种地方居然还能遇到熟人。

“可总算是逮着你了。”

阴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叶修泰然自若地往左边偏了偏身子,紧接着一枚飞镖从他肩头上飞了过去。

他回头看去,发现来的可不止一个熟人。

绕岸垂杨脸色不善,眉眼郁郁,对着叶修厉声呵叱道:“你把金香弄到哪里去了?”

叶修有些摸不到头脑,“关我什么事?”

“装什么装,”跟在绕岸垂杨身旁的叶泽冷笑了一声,“你一被收为斗神的弟子,金香就莫名失踪了,难道不是你怀恨在心,找斗神帮你出头?”

叶修看着他,慢条斯理地说道:“肯定不是我啊,不然第一个失踪的就是你。”

叶泽声音带着怨恨:“你别以为自己背靠大树好乘凉,要是没有斗神在,你算是个什么东西?等你被斗神踢出师门了,我看你还能在荣瑶呆多久!”

叶修悠然回应:“这就不劳你费心了。万一我真呆不下去了,还能回叶家享清闲。”

叶泽听完之后简直气得牙痒痒。从小他就不喜欢这个哥哥,羡慕他投了个好胎,嫉妒他有老太太和家主的维护,恨他样样不如自己,却是叶家名正言顺的嫡长子。论天赋和修为,叶泽觉得自己比叶修强百倍,可自己再优秀也只是个庶子,而无论叶修有多草包多窝囊,他始终都是叶家的继承人。

实际上因为叶修的体质并不适合修行,最多也就只有百年的寿命。只要叶泽活得比他久,还是可以作为第二顺位继承人接任家主一位的。然而叶泽不屑于捡叶修剩下的东西,很早之前就把主意打到了荣瑶的身上。任叶家在天朝的声望如何、门客几何,与天下第一的荣瑶一比,都成了笑资。

可结果,叶修也来了荣瑶。他没去参加荣瑶大考,却使得袁柏清登门送来玉简;他是荣瑶建派千年来唯一没有亲自走到山门的弟子,却被从不收徒的斗神纳入门下。与叶修的受到的待遇相比,明明在叶家被赞为“天才”无数次的叶泽,也成了笑资。

叶泽简直恨他恨得要死,粗声粗气地说道:“别嚣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叶修见叶泽眼神中斥满阴霾,不知道自己哪句话刺激到了他。他还真不怕这三人会对自己下杀手,此地乃是荣瑶弟子思过之地,四周遍布老祖留下的禁制,禁制内不得使用法术。不然方才从身后飞来的可就不是什么飞镖,而是咒术了。

“你们之间的恩怨以后再说,先问出金香的下落。”崔篼怕叶泽真的失了理智,把叶修给弄死了,于是连忙把正事扯上了台面。怎么说叶修都是斗神的徒弟,他要真有个好歹,自己这伙人也是要吃苦头的。

这崔篼和绕岸垂杨都是金公主的追求者,一路从帝都追随至此。金香相貌姣好,身份又尊贵,崔篼和绕岸垂杨在她身上没少费心思、献殷勤,本以为自己早晚能拿下这公主殿下,谁知她一夜之间凭空消失,两人的努力全都打了水漂,如何不急躁。

“就算金香不是被你给弄走的,也肯定和你脱不了干系。”崔篼又说道。荣瑶派禁制内,能动得了荣瑶的弟子的,只有荣瑶弟子自己。可这金公主刚上山不久,与众人还没来得及结识,唯一有过纠葛的便是叶修了,而叶修恰巧又有能力让金香消失。事到如今无论叶修如何狡辩,崔篼和绕岸垂杨都认定了他就是主使。

“随你们怎么想。”叶修兴趣缺缺,不想与他们多做纠缠,低下头又提起了笔。

身后又飞来了一枚飞镖。叶修眼都没眨一下,只举起了手中笔,精准地格挡住了暗器。飞镖撞击到笔杆上,弹开之后砸落在地面上。毛笔的质量倒是不错,只被砍出了一道白痕。

“喂喂,你们有完没完了?”叶修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面色微凛。

“你要是想继续装聋作哑,行,你敢和我们比一场吗?我们三对三,要是你赢了,以后这件事就作罢;要是你输了,无论金香失踪是不是你在背后搞鬼,你都得负责把她给我找回来。”绕岸垂杨说道。

荣瑶派中严禁弟子私斗,违者会被逐出师门。是以就算叶修不是斗神的亲传弟子,这三人也不敢把他怎样。不能私斗,但是可以光明正大地斗,区别就是后者需要往上头递交申请,待师者批准后,可在荣瑶特殊的场地进行比试。这样的比试公平公正,如若有赌约,赌约会化为咒文缚于手腕之上。万一赛后输家不肯履约,必定要遭受咒印的反噬之苦。

最重要的是,一旦递交了申请,就代表双方都同意了这场比试,也理解比试中可能会出现的种种意外。比武场周围的禁制也是老祖当年所制,自他飞升之后,这禁制更是变得坚不可摧,一旦启动,无人能打破。这也就代表无论比武场上的比试处于何种境地,哪怕涉及生死,禁制外的人都无法干预。

换言之,绕岸垂杨他们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弄死叶修,而又不落人话柄。

叶修听完之后立马就震惊了。这三人明摆着要在比武场上阴自己,他是个智障才会去签这种东西吧?

没等叶修出口拒绝,绕岸垂杨便在叶修面前展开了一纸决斗状:“我知道你不会答应,但是你那个小弟,包什么的那个,一听说你出了麻烦,倒是很爽快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叶修定睛一看,果然在决斗状的右侧看见歪歪扭扭的“包荣兴”三字。决斗状上有法术加持,签名不得作伪,况且骗包子签字还真不是什么难事。

“怎么样,比试在三天后进行,你要是觉得没什么的话,我们更不介意三对一。”崔篼恶意地笑道。

叶修收起了脸上的表情,淡淡地看向对面三人。良晌,伸手接过了决斗状。

 

吴雪峰守阵结束、出了禁地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找人去问他们家的小祖宗。

韩文清早吴雪峰一天出来,方士谦接替他入阵。与叶修接触时日最长的人现在不在了,吴雪峰只能退而求其次,去找张新杰。正好,肖时钦和韩文清也在。

“前辈怎么不直接去找叶神?”肖时钦纳闷道。

“还没做好准备 。”吴雪峰撩开衣摆,坐下。恰逢张新杰煮好了一壶新茶,便给三位客人逐一斟满。

肖时钦想了想,“莫不是近乡情更怯?”

吴雪峰抬手扇了扇茶杯上的热气,凉凉地笑道:“他当初不告而别,走得倒是潇洒,我怕我会忍不住揍他。”

肖时钦:“……”

韩文清默默品了一口茶,颔首道:“是该揍一顿。”

“他怎么样?”吴雪峰问道。

“叶神醒了之后自愿去外门修习,这一个月来我几乎没怎么见到他,没听说他惹了什么事,应该过得还不错。”说着,肖时钦看向了张新杰。这人负责教导叶修治疗术,应该比他更了解叶修的近况。

张新杰放下茶壶,迟疑了一下,才给出了他认为最贴切的三个字作为回答:“很可怕。”

吴雪峰一挑眉,等着张新杰继续说下去。

“叶修前辈的学习速度太惊人了。”张新杰说道。当初他入门的时候,叶修已臻大成,是需要后辈们仰视的存在。如今他们的身份发生了转变,本以为可以在叶修面前摆摆前辈的架子的人,却最终被他的天赋和资质给吓得闭上了嘴。

张新杰本人就是他那一届弟子中的佼佼者,现作为修仙界最出名的医师之一,身后更有数不清的追逐者。他很少敬佩过什么人,叶修是一个,韩文清是一个,方士谦算是半个,除此之外,大概只有周泽楷的禀赋使得他侧目过。

但是周泽楷当年再出众,也只是让众人感慨他是个修仙的好料子;叶修不同,面对他的时候,张新杰会不由自主地把他当成神仙本尊。

叶修只不过是使不出法术罢了,因为他的身体不是肉体,修士的这一套在他那根本行不通;但是有关理论方面的知识,张新杰往往只需要把话说一半,很快叶修自己就能补充上后半句,甚至举一反三。短短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就草药方面的知识来讲,方士谦甚至都不敢觍着脸在他面前自称“为师”了。

张新杰记得很清楚,三天前方士谦曾心有余悸地对他说道,幸好叶修入门得比他们早。不然就以叶修的才能,几年之内定能横扫整个荣瑶派。到时候什么长老、峰主、五圣都得靠边站,他们还要不要面子了?

万一叶修真是个新晋弟子,怕是用不了多久,五圣就会变成六圣了。他们霸图的几人曾在私下里开过玩笑,林敬言连他的名号都想好了,干脆就叫“战神”。

张新杰的话让肖时钦听得心惊,吴雪峰和韩文清倒是没什么反应。这二人差不多同时认识的叶修,前前后后相处了几百年,曾亲眼见证过叶修是如何一步步走向巅峰、被冠以“斗神”之名的。这人有多优异有多可怕,吴雪峰和韩文清从来不需要别人来告知他们。

“哎,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点怀念以前了。”刚才还扬言要揍人的吴雪峰脸色忽然缓和了下来,感慨道:“可惜他当年没这么乖,和苏沐秋一起三天两头地闯祸,惹得老祖一见到他就头疼。”

肖时钦哭笑不得:“比现在还能惹事?那还是相见不如怀念罢。”

吴雪峰兀自笑了笑,语气既是缅怀也有惆怅:“他那时候张扬肆意,所向无敌,虽然闹腾了点,但是浑身上下都朝气勃勃的,让人一看就觉得很有精神。当年他还小,对未来满怀希望,以为只要自己努力,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吴雪峰停顿了一下,“……后来苏沐橙离世,我就再也没见过那样充满锐气的斗神了。”

肖时钦仲怔了片刻,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反而是张新杰出言道:“但是他后来变成了一位十分可靠的前辈。”

吴雪峰也没惆怅太久,很快又笑道:“你们能这么想,看来叶修这些年没白疼你们。”

肖时钦也笑了一下,“承蒙叶神关照。”心下却忍不住泛起了嘀咕。虽说他和张新杰是差了叶修一辈,但是因为先前胜遇那事,荣瑶中就属他们这批弟子与叶修的关系最好。比如那黄少天,整日与叶修勾肩搭背的,连师兄弟之间都没这么亲密的。吴雪峰这话是没说错,但味道却有些不对,这个“疼”字用的,就跟故意拉开他们的辈分似的,硬把叶修对他们的好定义成对后辈的关心。

肖时钦也不知道是自己想得太多还是怎地,正在这纠结着,门口就又出现了一位访客,却是轮回的江波涛。

江波涛跨过门槛走进屋内,对韩文清和吴雪峰匆匆行了礼,曰道:“我听说吴雪峰前辈出阵后来了这里,便寻了过来。我长话短说,叶神他签了决斗状,现在应该在比武场上了。我刚才才得到的消息,张佳乐前辈已经去找他了,但是……”

但是多半是来不及了。江波涛斟酌着,没敢把后面的话说完。

吴雪峰倏地站起,面色一变:“谁批准的那个决斗状?”

“是微草的肖云。”江波涛苦笑一声,“这事我们轮回脱不了干系。我们本以为叶修前辈有斗神亲传的身份在那撑着,没人敢去冒犯,所以也未曾特意叮嘱过外门的诸位师者。谁知孙翔这几日似乎与叶修前辈闹了别扭,肖云见叶修前辈不受孙翔待见,也就怠慢了些。正好赶上有弟子递交决斗状,他就直接给通过了。”

吴雪峰皱了皱眉。虽说孙翔难逃其咎,但是他又不是那个递交决斗状的人,吴雪峰就算要追究也追究不到他头上。况且江波涛这个人精一见自家师弟闯了祸,便连忙来请罪,礼数这般周全,反而叫吴雪峰不好发脾气。最后他只是说道:“当务之急还是先去找叶修吧。”

但是这笔账早晚还是要算的。

吴雪峰面无表情地心想,上十峰费尽千辛万苦才终于把叶修接回了家,万一他们峰主在这场比试中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就亲自送孙翔去见阎王。

——TBC——

PS. 301=三十一=卅壹

评论(68)
热度(1182)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