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喻叶】爱修不修 9

❁修仙文,主喻叶,辅其它叶受CP。

❁上章:8


第一章·玖.

清早叶修打着哈欠推开了门,紧接着就在院子里看见了一位陌生青年。青年闻见推门声后不由得抬起头,露出了一副好皮相,面如冠玉目如朗星,端的是俊美无俦,任最挑剔的人也找不出什么瑕疵来。

叶修站在廊下朝他看去,因为刚睡醒的缘故,嗓音中带着一丝拖沓:“……找我?”

青年眼角向下弯了弯,嘴角勾起了一丝友善的笑意,对着叶修点点头。

荣瑶中长得好看的人比比皆是,不过样貌出众到这般地步,倒使他的身份昭然若揭。叶修想了想,心中很快就有了答案:“轮回峰主?”

对面的人又点点头,一副内敛安静的模样。他听见叶修说完话后,眼中忽地增添了几分期待,眼巴巴地望着叶修,好像指望叶修还能再说几句什么。

叶修却不知道他在期待个什么,有些莫名其妙地与他大眼瞪小眼。须臾,叶修退了一步,侧过身,把门口的位置空出来,问他道:“呃,要进屋吗?”

周泽楷刚迈出一步,就又有两位客人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叶修仰头看去,这两人他都认识,昨天在朝议会上见过,百花峰主张佳乐和雷霆峰主肖时钦。

两人皆御剑而来,张佳乐在剑还有屋顶那么高的时候他就一跃而下,稳稳地落在了叶修面前的石阶上。他回头看了一眼周泽楷,打了声招呼:“你也在啊?什么时候出关的?”然后没等周泽楷回答,又三两步冲到叶修身边,笑眯眯地说道:“早啊叶修!”

叶修:“早早早。”一口气说了三个早,一人一个。

结果张佳乐伸出一根手指在叶修面前晃了晃,嘴里“啧啧”了两声:“这可不行,要知道我大荣瑶规矩严明,长幼有序,尊卑有别,”他不怀好意地看着叶修,“快叫师叔!”

叶修眼皮子跳了跳。不知道为什么,他心底竟有一种被占了便宜的错觉。

“你和我师父又不同门,为什么会是我师叔?”叶修很抗拒地反问道。

“这个说来话长,反正我入门比你早,就是你的前辈。”张佳乐说道。

“这样的话,岂不是全门派的人都是我的前辈?”叶修向张佳乐身后的二人抬了抬下巴,“我跟他们的辈分不应该是一样的吗?”

“你要是想叫他俩前辈我也没意见啊!”张佳乐说完,两人一齐朝回头看去。便见那一位俊美的青年双眸发亮,眨也不眨地看着叶修,好像真在等这一声“前辈”。

叶修算是明白周泽楷刚才是在期待个什么了。

反而是肖时钦急忙摆摆手,苦笑一声:“我就算了,不用叫我前辈。”

叶修点下头,然后转头对张佳乐干净利索地说道:“我拒绝。”

“哎呦,还挺叛逆。”张佳乐饶有兴趣地看着他,随即威胁叶修:“这才刚进门派几天就如此目无尊长,看来我得给你立立规矩。你要是不肯叫,我就把你关到后山去抄符。”

张佳乐只是开玩笑,那边周泽楷却有点急了,他看了一眼张佳乐,又看了一眼叶修,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只能从表情上看出他很反对张佳乐的做法。

“好吧,”叶修没注意到周泽楷,思索过后态度不由得软化了下来。正当张佳乐得意洋洋地以为叶修要妥协的时候,却听叶修道:“后山在哪?”

张佳乐被噎了一下,瞪着叶修好一会儿,最后泄了气:“算了算了……你这家伙让我过下前辈瘾会死啊……”

叶修也不明白百花峰下那么多弟子,张佳乐为何要跑到他这来过前辈瘾,于是用异样的眼神打量了一下他:“你来找我就是为了纠正我的称呼的?”

“当然不是,你家家长现在不在,我和肖时钦替他来找你谈谈日后的规划。”张佳乐说着,也不客气,直接往叶修的房间里去了。

肖时钦和周泽楷也走了过来,不过这两人不像张佳乐那么肆无忌惮,一个对叶修行了一礼,道了一声“叨扰了”,另外一个则依然用着那期盼的目光看着叶修,似乎还不肯放弃那一声应得的“前辈”。

叶修侧开身子给他们让出通行的位置,然后跟着他们一起进了屋。“家长?”

“吴雪峰,你可以叫他师叔,也可以叫他师兄,或者直接叫爹都没问题。”张佳乐在桌边坐下,给自己倒了杯水,“总之过几天你才能见到他,加上你师父现在也不在,所以你被交给我们全权负责。”

叶修心想他师父不是现在不在,他是压根就不存在了。

“你们想如何负责?”

“那得看你自己的打算了,你想学什么都成,直接来找我们就行。”张佳乐很大方地说道。

叶修发现张佳乐刚才的那番话似乎并没有说错;荣瑶确实等级严明。张佳乐开口的时候,肖时钦和周泽楷几乎不会插言。当然,也不排除二人恰好都是礼数周全的那种。

叶修想了想,给出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回答:“那我要是根本就不想修仙呢?”

“你爱修不修,”张佳乐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不想修仙也成,但是有一点,每日必须去跟方士谦和张新杰练习两个时辰的医术。”

叶修不觉得这要求过分,但是却觉得奇怪:“为什么?”

“昨天黄少天提醒我了,现在这天下这么混乱,你不能没有自保的能力。万一我们保护得不周到,你起码还能救自己一命。”张佳乐严肃了起来,“我听邱非说你的剑术很不错,要是在凡间自保是足够了。但是别忘了,我们的敌人是妖修和魔修,像你这样光是使剑没有一点法力作为辅助的话,那就是花拳绣腿。” 

一旁肖时钦听完后不由得汗颜,居然把斗神的招式比喻成花拳绣腿,那他们这群人岂不全是绣花枕头……

叶修被张佳乐这么说倒是一点也没恼,他自个儿实力的深浅他当然最清楚不过。相比之下,他倒是更在意张佳乐这段话的中心意思:“照你这么说,你们非要把我弄上山,该不会是为了保护我吧?”

张佳乐有点愣。其实刚才的话说完他自己都觉得说得有些重,他从邱非那听说的是,那日朝议会前两人比划了一下,结果竟是平手。叶修没有任何过去的记忆,却依然能和被自己悉心教导了几百年的徒弟打得不分伯仲。以叶修的天赋,要不是他这具身体完全无法修炼,估计黄少天“剑圣”的名号都要易主了。

不过同时张佳乐心里还有点小激动——能这么义正辞严地教育叶修,估计也就叶修当年的师父享受过这种待遇了。虽然话说得有点过分,但是反正叶修现在打不过他,随他怎么说都无所谓。

脑子里想了一堆,张佳乐也就没细思叶修方才这问题的含义,直接随口答道:“是啊,怎么了?”

叶修一手托着腮帮子,一手轻敲着桌面,看似漫不经心地说道:“就是好奇,我到底哪里值得你们这么在意。”

“因为你是叶秋——”张佳乐脱口而出,反应过来之后立马补充了四个字:“——的徒弟啊!”

叶修当然不信。张佳乐要是真看在昔日同门的情谊上帮斗神照顾亲传弟子,这自然可以理解,问题是斗神他自己压根都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徒弟吧?

此时,一旁安静了许久的肖时钦忽然咳嗽了一声,开口道:“我想起了一件过去的事情。”

三人齐齐地看向他。

肖时钦又清了清嗓子,“我入门的那一届里有很多天赋异禀的修士,黄少天、张新杰等等,都是和我一同入门的。那时候大家年轻气盛,骨子里多少都有些狂妄,总觉得在门派里修行没什么意思。所以后来,掌门给了我们一次外出历练的机会。”

听到这,张佳乐不由得撇撇嘴:“哦,你说那件事啊。”看来是知情人士,只不过大概不是什么好回忆。

周泽楷似乎并不知情,此时一脸闷闷不乐地坐在一边,时不时偷瞄叶修一眼,看样子还在耿耿于怀自己应得的称呼。

那是在他们这被称为“黄金一代”的弟子们入门半年左右发生的事情,由张佳乐带队,领着肖时钦、黄少天、张新杰、李亦辉、楚云秀、田森一起去了东方的一处村落。同行的还有喻文州,虽然他是被魏琛直接捡回来的,不过也只比这些人早入门了半年,就被冯宪君一同外派了出去。

玉山,有鸟焉,其状如翟而赤,名曰胜遇,是食鱼,其音如鹿,见则其国大水*。这胜遇不好好在玉山里呆着,飞到了岟崥下的村子里,带来了一场巨大的洪水。村里的庄稼全都毁于一旦,甚至还有几位村民命丧于此。这事最终传到了荣瑶,冯宪君听说后,就让这六个年轻人去帮忙。

帮忙倒不困难,除了喻文州资质平庸了一些以外,剩下的六个弟子天资过人,水系土系法术两相结合,退了村子里的大水,又用符咒修缮了村里的房屋。有张新杰和喻文州在,两人面面俱到地安排好了一切,连伤患都被细心地照顾到了,全程几乎没有张佳乐需要插手的地方。

比较棘手的问题在于,如何处理胜遇。这胜遇是传说中的异兽,杀是杀不得,可又不能放任不管。张新杰猜测这异兽活了千百年,定能通人语,便出策与胜遇谈判,叫它不要随意出山,为祸人间。

张新杰的判断是正确的,然而千百岁的异兽哪会去听这群毛头小子的话。原本众人是在玉山中寻到了它,不意话一出口,胜遇的脾气便上来了,二话不说展翅向山外飞去。黄少天出剑阻拦,结果彻底惹恼了胜遇,这下一不做二不休,画了一座水牢把七人全部困于其中。

胜遇活了千百年,修为至少在八阶以上。它的这处水牢,连张佳乐都打不破。众人在这水牢里被困了七天,七天里想尽了办法,却无论如何都出不去。张佳乐自己早已开始辟谷,行囊里没有任何果腹的东西,但是几个小弟子只有凝脉修为,能仗着自己的修仙体质扛上个四五天便是极限了。等到第七天的时候,除了张佳乐以外的所有人,脸色都非常苍白。

水牢中很安静。在如此逼仄的地方被困了七日,几个年轻的弟子已经慢慢地感受到了绝望。对此,身为唯一的前辈,张佳乐表示非常愧疚。冯掌门的意思是要让他们吃点苦头,所以故意派了一个比较难的任务给他们。张佳乐身为领队,其实真正的职责是在最危急的关头出手相助。可是他现在却无计可施,竟和几个后辈一样狼狈。

然后等到第七日的时候,水牢忽然裂开了。

不是胜遇好心放过了他们,也不是水牢达到了承受极限而失效。

是有人在外部,一矛刺穿了水牢。

非常简单的动作。那人从天而降,手中握着一杆乌黑的战矛,他口中念念有词,霎时间战矛被裹上了一圈炫纹。紧接着他一挥手,那原本牢不可破的水牢就跟薄冰做的物什一般,碎成了一地的水珠。

牢中的八个人或坐或立,怔怔地看着这个仿若英雄一样的人物,什么话也说不出。

英雄收回了手,战矛被他插在地上,而他则半倚在战矛上,懒洋洋地说道:“在外面玩了这么久都不回家,知不知道家里大人会担心啊?”

 

听到这里的周泽楷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斗神?”叶修问道。

肖时钦轻抿一口茶,笑答道:“是他。不得不说,那一瞬间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非常高大。本来我已经丧失了所有的希望,可他就这样轻易地击碎了水牢,救我们于危难之中,回过神后,我感觉自己对他的崇拜之情达到了极点。”

“但是随后你们就发现叶秋这个家伙其实还是那个没下限、不要脸、阴险狡诈的无耻之徒。”张佳乐咬牙切齿地说道。

周泽楷看了张佳乐一眼,好像很不高兴他这样说斗神。他正要开口反驳,却让叶修抢在了前头。

“既然荣瑶门规严明,掌门下派的任务失败,你们这些人受到惩罚了吗?”

肖时钦摇摇头,然后愣了一下,像是突然想起自己当初应该受罚似的。

叶修又把视线转向张佳乐,“但是你肯定受罚了是吧?”

张佳乐没好气地说了一声:“废话。”

 

斗神当然不会真以为这帮后辈们是乐不思蜀,他这样说,只是给几个自尊心极强的年轻人一个台阶下。

等把人都救出来后,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这几个人,没有责怪也没有安慰,只点评了一句“玩得还真够野的”,似乎对他们的境遇并不是很上心。

后来斗神一个人去收拾了胜遇,具体过程如何不为人所知,但是也没人认为他会吃亏。斗神在“黄金一代”出现前便已经渡劫飞升过,整个天下的修士都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只是一只八阶的异兽。

果然斗神毫发无伤地返回了村落,第二日就和张佳乐等人一同启程前往荣瑶。对于此事,日后谁也没有再提起过。

回去之后冯宪君在闭关,门派的事物全部交由叶秋韩文清等几位弟子做主。张佳乐自觉应该受罚,然而左等右等也不见什么人来找他,干脆自己跑去找叶秋问起这件事。

“哦,你说那件事啊。”叶秋像是早就忘了,经张佳乐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来:“确实,他们思虑不周,行事又太过莽撞,这次遇险纯粹是自己惹出的麻烦,是该受罚。”

“当时当着他们的面你怎么不批评两句?”张佳乐疑惑道。

叶秋顿时用一种“你还是人吗”的眼神看向他:“他们都已经为自己的错误吃了这么多苦了,我干嘛还要落井下石?你看看那一张张小脸白的,眼里都没光了,都是自家孩子,我不心疼的啊?”

张佳乐松了一口气,看来叶秋是不打算追究他这次失职了。“没想到你居然还有点良心,行吧,那我回去了。”

“慢着,”叶秋“呵呵”了一声,叫住了张佳乐:“他们因为年轻不懂事,可以既往不咎,但你怎么好意思觍着脸当做无事发生?去后山画一百张符,什么时候画完什么时候回来。”

张佳乐:“……”

这世道,无论是不是修仙之人,怀里总会备上几张符咒以防不时之需,然而画符对于初学者来说,绝对是一种出力不讨好的工作。非性格稳重、心性坚韧的弟子往往吃不了这份苦,很显然张佳乐并不是其中一人。

想要制成一张符咒,并不是随便裁一块方纸、照葫芦画瓢那样描上一堆花纹那么简单。纸倒是好找,难的是上面的咒文,每一笔都要注入自己的灵力,且需要一气呵成,中途全神贯注,否则一个差池就会功亏一篑。越是高级的符咒花纹越繁复,而对于初学者而言,别说画完一整张咒文了,光是画完一条竖线就能消磨光所有心力。

张佳乐是火灵根里面掺杂些许雷灵根,也不知道叶秋是不是在故意刁难他,雷火二系的高级符咒各让他画五十张。张佳乐本来就不擅长画符,更何况还是高级符咒,在后山呆了一下午就勉强画了一张,还因为在最后关头力气耗尽而前功尽弃。

张佳乐简直要暴走了,然而叶秋代行掌门之职,他说的话等同掌门的命令,张佳乐反抗不能,最后只好黑着脸继续画符。

然后等到第三日的时候,叶秋也跑来了后山。他若无其事地和张佳乐打了个招呼,从张佳乐桌上摸走了几张黄纸,坐在一边开始画符。

堂堂斗神,叶秋画起符当然不像张佳乐那么吃力。他提笔,注入灵力,笔尖在黄纸上行云流水般划过,动作轻盈顺畅,没有丝毫停滞,三两下便完成了一张符咒。咒纹精致而精准,张佳乐隔着距离都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的强大炎火之力。

再一回头看看自己三天完成的四张符,张佳乐简直想把自己的残次品给撕了。

“你过来干嘛?”张佳乐没好气地问道,“你又犯什么事了?”

“代其受过。”叶秋头也不抬,提笔开始书画第二张高级火符。

“替谁?”

“那几个小鬼呗,”叶秋回道,“网开一面不是问题,问题是他们刚入门没多久,这样会受人非议。”

“居然想得这么周全,你还真是够护着后辈的。”张佳乐酸溜溜地说道。

“我倒是真想把他们安排过来画符,不过估计就算把他们在这关一个月,也画不出一张初级符咒。”说完叶秋斜睨了张佳乐一眼,又瞅了瞅他之前画好的符咒,“……毕竟唯一能教他们的前辈还这么不靠谱。”

“滚滚滚滚滚!”张佳乐脸一红,恼羞成怒对叶秋说道。

“我滚了,谁来帮你画符啊?”叶秋挑了挑眉,又从张佳乐桌上摸走了一张黄纸。

“谁用你帮忙啊!”张佳乐气呼呼地从叶秋手中拿回了黄纸。

“你受罚的内容是门规规定的,又不是我决定的,别闹脾气了成不?早画完咱早点回去吃饭。”

张佳乐见叶秋面色不改,重新去他那拿了几张黄纸开始专心致志地画符,一时间也没了声音。过了好久,才嘟囔了一句:“我才不要这样的施舍。”

一支笔冲着张佳乐飞了过去,稳稳地砸在他的额头上。张佳乐“嗷”了一嗓子,吃痛捂住了脑门。

“说什么呢,不是你说我护着后辈的吗?”叶秋瞥了一眼张佳乐。不等他因为被偷袭而重新开始抱怨,叶秋又低下头,轻描淡写地说道:“你也是我的后辈啊。”

 

张佳乐把故事说完后,肖时钦怔了怔,说道:“我倒是不知道还有这样一段后续。”

他回过神,又笑着对叶修说道:“斗神在荣瑶是最出名的,然而人缘不一定是最好的。有的人对他崇敬有加,有的人却和他无论如何都相处不来。可能是那次被救的印象太深刻,在我心里,他始终是个有能力、有担当、有责任心的好前辈。那时候我就想,有朝一日,我也要变得和他一样,能保护得了自己想保护的人,守得住自己想守护的东西。”

肖时钦停顿了一下,声音低了几分,接着说道:“那日他赴战前,曾经和我们说过,‘荣瑶就交给你们了’。这之后过了许多年,当初需要他保护的后辈们早已能够独当一面了。我很想让他看看,如今我们不仅可以守得住荣瑶,也保护得了他。”

叶修愣住了。

然后肖时钦手忙脚乱地加上了三个字:“……的徒弟。”

叶修又开始哭笑不得。也就是说他这般的特殊待遇都是沾了爱屋及乌的光?又或是因为他们当初受了斗神的恩,所以特意跑到徒弟这来还恩情?

“好吧。”叶修无奈地说道,“但是我貌似不太适合修行,就不劳你们多费心了。既然我师父也不在,不如我去和外门弟子一同上课吧。”

“也行。那从今往后,你去与外门弟子一同听讲,申时去微草那里找方士谦。如果外门有安排你就直接翘掉,记得准时,张新杰很讨厌迟到。”张佳乐最后定论道。

“我和张佳乐前辈接下来有事,不如让周峰主带你去外门的课堂吧?”肖时钦说道。外门弟子吃住都在荣瑶峰上,叶修现在在嘉世峰,不会御剑又没开通传送阵,等自己凭双脚走过去,天都黑了。

叶修点点头,很快张佳乐和肖时钦就告辞了。周泽楷去到院中召出长剑,叶修跟在他身后跨步而上,因为没站稳,身形摇晃了一下。

周泽楷眼疾手快拉住了他,道了一声:“小心。”

叶修很惊奇地看着他:“原来你会说话啊?”

他发现周泽楷肉眼可见地蔫了下去,比方才还要怏怏不乐的模样,瞅着还挺可怜见的。眼睑往下遮了遮,这次也不眼巴巴地看叶修了,就一个人在那瞎委屈。

叶修有些尴尬,“你一句话都没说过,误会也在所难免嘛,我道歉哈。”

周泽楷偷摸摸地看了他一眼,还是愁眉不展的。

“要不,”叶修想了想,试着拿周泽楷一直惦记的称呼来哄他:“我叫你一声周泽楷前辈?”

周泽楷听到之后仲怔了好一会儿,表情似乎转晴了一点,又阴了回去。好像是一直期待的东西终于得到了手,却发现不是自己想到的。

“叫小周就好。”周泽楷很认真地和叶修纠正道。

叶修笑了笑,心想这轮回峰主还挺平易近人的。“好,小周。”

——TBC——

*引用自《山海经·西山经》。

评论(58)
热度(1325)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