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喻叶】爱修不修 7

❁修仙文,主喻叶,辅其它叶受CP。

❁上章:6


第一章·柒.

荣瑶派若不算最前端的荣瑶峰的话,共囊括大大小小山峰三十座,峰主三十位。这三十座峰被按照实力区分为了上中下三个等级,荣瑶门规严明,尽管许多不同门下的弟子私交甚好,并不在意身份差异,然而到了正式场合,却仍需遵守等级制度。

荣瑶诸峰的弟子根据辈分的高低,服饰在颜色上也有了差异。而来自上十峰、中十峰和下十峰的弟子,服饰上的花纹也不尽相同。其中以十二长老的花纹最为繁复精致,其次便是峰主、干事、亲传弟子等,依次排到外门弟子。

荣瑶的朝议会的周期乃一旬一次,其中月初的朝议会是要求长老与各峰峰主必须出席的。至于剩下的两次,有的峰主嫌麻烦图个清闲,往往就只让干事代为出席。不过这现象仅仅局限于上十峰中,中十峰和下十峰的诸位峰主是万万不敢怠慢朝议会的。

至于荣瑶诸峰中“干事”这个身份,其实来得很是微妙,因为这个身份并没有实际的职责,甚至没有实际的职位。荣瑶派没有副峰主这一位置,各峰当家作主的只有峰主一人。但是各峰总会有一些出类拔萃的弟子,其中有的辈分高,有的天赋出众,在峰中的地位仅次于峰主,拥有较高的话语权甚至掌控权,便被俗称为“干事”。这样身份的人,每座峰都有二三。有的干事在整个荣瑶中的地位都不容小觑,甚至能跻身进入十二长老,例如嘉世的吴雪峰,微草的方士谦等。

叶修在辰时五刻的时候踏进前殿,殿内空旷而明亮,放眼所触及的每处都是冷清浅淡的颜色,透着一股子庄严与冰冷。整个前殿被分为了四阶,最高阶位处最中,自是留给掌门的位置;其余三阶皆围绕着最高阶,每阶各有十处坐席,每处坐席前都摆着一张案台,上面刻着各峰的标识。

叶修跟在邱非身后,目不斜视地向前走去。目光坦荡,脚步沉稳,并没有被如此大的阵仗所震慑到。

其实要说这阵仗其实倒也真没有多大,但如果换了任意一个刚入门的新晋弟子来到朝议会上,周围围绕的全是只在传闻中听说过的仙师,怕不是腿软也得心悸。实际上,此时前殿内只有十余人罢了。

叶修从离开,到重回,所有相关事宜都是上十峰一手操办的,中十峰略有几位知情人士,至于下十峰便是毫不知情了。上十峰的人不想让其余弟子掺和进来,朝议会结束后便遣散了中、下十峰,因此此时殿中除了掌门,便只有上十峰的诸位峰主和干事。

然而在这上十峰中,韩文清与吴雪峰在守阵,周泽楷闭关未出,传言中的五圣一个也未现身。十二长老中又有四位在百年前离去,现下的阵容本就没有之前那么强劲,今日又缺席了三位,更是黯淡了几分。

叶修站在最下阶,立于午时的位置上,抬头向掌门看去,神色从容地抱拳行礼:“弟子叶修见过掌门。”

位处最高阶的冯宪君闻此言后,几乎老泪纵横。他在荣瑶当了近七百年的掌门,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见叶修正儿八经地称呼自己一声“掌门”。

“上来罢。”冯宪君稳住了情绪,伸手捋了捋自己的胡须。

叶修往前行了几步,能明确地感觉到整个前殿所有的视线都落在自己身上。他不躲不避,反而环视了上十峰的诸位一圈,忽然发现他们的表情也是有意思得很。

有人看似欣慰,有人如释重负;有人撑着下巴看热闹,有人嘴角翘起,不怀好意;有人目光温和,有人眉头颦起。唯一的相同点,莫过于无人心怀恶意,且脸上大都带笑。无论视线中带着怎样的情绪与探究,都叫叶修感到两分亲切。

“你来荣瑶也有一段时日了,感觉如何,还适应吗?”冯宪君问道。这话一出口,他自己都觉得怪异。荣瑶派自开山已过千余年,而叶修则入门了九百多年,万万没想到九百年后冯宪君居然会询问他是否还习惯这里的生活。

“回禀掌门,一切安好。”叶修收回视线后,略微低下头,看起来一副恭敬而顺从的模样。

这本是冯宪君当年最期待的一个场景,以往每次被叶修闹出的事端气个半死之时,他都在暗暗腹诽——这斗神明明被世人尊称为天下四智之一,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跟张新杰喻文州他们学学君子之道。

然而如今冯宪君终于见着叶修摆出知礼而有仪的姿态时,心里不觉慰藉,反倒有些欷歔。冯宪君知道派中的某些人为了能让叶修能够重新站在这里,前后花费了两百多年的时间。时日虽长,然比之他们所投入的精力与心血,却成为了最不值钱的东西。暂不说他们为了画阵制符炼丹而去收集奇珍异草的过程有多曲折坎坷,单是为叶修重塑肉身、凝神聚魄的这个过程,就叫冯宪君看得胆战心惊。

更何况冯宪君还因此失去了整个蓝雨和王杰希,那喻文州原本是他最看好的弟子之一,甚至有意将其培养成下任掌门,却活生生被叶修给搅和没了,冯宪君可谓又气又肉痛。不过斗神乃是荣瑶的招牌,况且叶修的牺牲乃是为了天下苍生,他能完好无损的归来,于情于理,冯宪君心里都是怡悦的。

可眼前的这个叶修,却不由得让冯宪君猜测到另一种结果:如果他们费尽千辛万苦换回的叶修,与他们记忆中的那个斗神并不相同,乃至心性品格都有了极大的出入,那他们可还会觉得值得?

冯宪君思及至此,不由得暗暗观察了一下上十峰诸位的表情。而此时的叶修却又忽然说道:“不过掌门明鉴,弟子统共清醒了不到两个时辰。”

说白了就是,虽然我来了好几天了,但是总共也就醒了那么一会,你说我习惯不习惯?

三阶上的一个身着海棠色长袍的男子忽然“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单手托着下颌朝叶修看去,明明眼中藏笑,却硬是用嫌弃的口吻说道:“啧啧,原汁原味,是正版老叶。”

叶修侧头看去,见这男子身前的案台上印着一朵盛开的花,再一看这男子极为特殊的服饰款式,猜测此人定是十二长老之一。

此话一出,周围不少人发出了轻笑声。与他隔着两席的一名女子抬手在空中随意一划,语气像是尚未睡醒,犹带些许慵懒:“行了张佳乐,还口不对心呢,想人家了就直说呗,吴雪峰又不在场,没人会把你怎样的。”

“我想个鬼啊!”张佳乐立即否认,没带一瞬犹豫的。

“那你能起这么早还真是挺难得,以往不都是于锋来替你出席的吗?”那厢立马有人戳穿了他。

“你以为我想——”张佳乐原本欲脱口而出的话,因为瞥见了掌门有几分抑郁的脸色,连忙给咽了回去。这朝议会再无聊,也不能直接当着上司的面抱怨不是?“还说我呢,我都不记得上次在月初以外的朝议会上见到你皇风峰主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老叶好歹和我认识这么多年,师兄弟一场,我不来也太不给面子了吧!”郭明宇理由倒是很充足。

“郭明宇你可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人家当初师承丘樊真人,谁跟你师兄弟了啊?”方士谦嗤笑了一声。

“当初我们拿到了老祖的手札,一同修行过老祖的心法,广义上来讲都算是老祖的弟子,说是师兄弟有什么不对?再说了,”郭明宇意味深长地“呵呵”了两声,指着下方的叶修说道:“别说师兄弟了,我今天要是把他收到皇风,老叶都得管我叫师父你信不信?”

……还有这种令人窒息的操作?

霎时间,上十峰的诸位被郭明宇一语点破,看向叶修的眼神顿时变得耐人寻味起来。

叶修则略带茫然地看了回去。楚云秀在开口前那么一比划,直接在叶修与其他人之间下了一道禁制。他们在这边口无遮拦地交谈,禁制中的叶修却什么也听不见,只瞧见偶尔有人对他指指点点。

眼见着众人玩心大起,冯宪君连忙轻咳了两声,心里又忍不住开始发愁。十二长老中资历最长的三人,韩文清和吴雪峰不在,郭明宇又是个靠不住的;最靠谱的喻文州和王杰希已经离开了,剩下几个正经的当中,杨聪和林敬言性格太过温吞,肖时钦的辈分和资历又压不住那些前辈,自然不敢随意出手干预。这就导致了话题一旦跑偏,连个能当主导者的人选都没有。

冯宪君真的非常怀念两百年前的长老阵容,真的。不过一想到当年的剑圣,冯宪君突然又不怎么怀念了。

还好此时江波涛站出来,适时挽回了话题:“同各位前辈一样,我自然也十分期盼叶修前辈能来到轮回,不过恕我直言,吴雪峰前辈大概也是不会同意的。”

楚云秀很是惋惜地发出了一声叹息:“说的也是。虽说叶修要真的不想去嘉世,吴雪峰多半也不会强迫他,但是就吴雪峰那个护犊子劲,万一老叶在别的门下出了什么差错,你们怎么交代?”

众人想了想,觉得这两人的话确实在理,万般可惜,却也只能放弃。可惜他们当中有个人偏偏是知难而上的类型,原本是他不感兴趣的事情,一听别人都退缩了,他偏偏非要跳出来逞能:“那又怎样?吴雪峰有什么可怕的?”

出言的正是新晋十二长老之一的唐昊,也是长老中年纪最轻的一位。因为资质过人,又在机缘巧合之下轻松当上了呼啸峰峰主,性格便有些妄自尊大,很少将前辈们放在眼里。吴雪峰虽是十二长老之一,但是为人处世之道与唐昊恰巧相反,一直以来都极为低调。或许因为他常年生活在斗神的光环下,显得吴雪峰的实力并不出众,这就导致了唐昊的轻视。

郭明宇向来没什么容忍后辈的胸怀,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斜睨了过去:“年轻人,老吴虽然看起来挺和善的,可不代表他手段也很和善。不怕死你就去折腾一下叶修试试,吴雪峰要是不把你治得哭爹喊娘,我把这张桌子给吃了。”

眼见两人间的火药味愈浓,林敬言连忙出来打了圆场:“算了算了,老吴那简直是把叶修当儿子来对待的,我们要体谅他老来得子的心情,还是别和他抢人了。”

虽然唐昊也有些看不上林敬言,然而自家师叔的面子还是要给几分的,当下也没再逞口舌之快,“哼”了一声之后转过了头。

“我说……”肖时钦在这时候出了声,声音听起来有几分弱气:“你们光考虑吴雪峰前辈了,就没想过等叶神恢复记忆之后怎么秋后算账了吗?”

方士谦摸了摸下巴,几番权衡下,慎重道:“我觉得比起秋后算账,能占叶修一次便宜更不容易,这波不亏。”

至此,冯宪君不得不又咳嗽了几声,提醒诸位叶修在下面已经无聊得开始打哈欠了。

众人这才有所收敛,楚云秀一提手,解除了禁制。冯宪君端正了神色,说道:“方才我与诸位商讨了一下你的去处,不知你自己有何意愿?”

……净瞎说,你刚才分明连嘴都没张开过。

叶修懒洋洋地看了一眼过去,也没拆穿这位掌门,态度十分随和:“全凭掌门做主。”

“你觉得嘉世如何?”冯宪君自然不能任凭上十峰的几人胡闹,忖量之下,想了个万全之策:“干脆拜入叶秋门下吧!”

这话惊得周围人悉数睁大了眼睛,暗叹掌门您可真是不言则已一言惊人啊!

叶修闻此后,心中也颇为惊愕。能当斗神的开山弟子,这是怎样的殊荣?天下修士做梦都想求得的身份,就这样轻而易举落到了自己身上?

讶异转瞬即逝,叶修顿了顿,答:“我听说这位前辈向来不收徒。”

冯宪君一听到“这位前辈”四字,脸色有些扭曲。不仅是他,三阶上好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也差点没绷住自己的表情。“……无碍,我以掌门之令命他收你为徒。”

郭明宇笑得正欢,听冯宪君这么说了之后,立马补充了一句:“放心放心,这位‘斗神前辈’性格洒脱,肯定不会介意的。”

冯宪君用眼神示意郭明宇含蓄一些,然后又对叶修说道:“但是有一点,叶秋现在并不在荣瑶,所以日后教导你的另有他人。届时你若有任何疑问,直接请教诸位峰主便是。”

叶修现在还分不大清楚各峰的峰主都是谁,却也知道他们各有所长。霸图意在洗髓炼体,微草怕是天下第一草药大家;烟雨擅长布置禁制,皇风是画符的一把好手;雷霆专攻法器,百花则能炼出了一等一的丹丸……至于嘉世,托斗神的福,个个都是骁勇善战的战将,堪称修仙门派一大奇景。

虽说术业有专攻,然如果斗神真如传闻中那般强悍的话,那各峰所长也皆是叶秋所长。原本一个师父就能搞定所有的事情,何必还要他在这么多山峰之间来回折腾?

于是叶修很干脆地问道:“不知我这位师父现在何方?”

“这……”冯宪君语塞了一时,然后高深莫测地答曰:“你师父他正在找他师父。”

众:“……”

没毛病,你掌门永远是你掌门。

“找师父?谁?”

大殿的上方忽然传来了一道声音。先声夺人后,那发言者便从天而落,刚好落在叶修身前一寸的位置上。此人头发高高束起,绑成了一个利落的马尾,身着霜色的短打劲装,袖臂、腰间、护腿上皆有靛青加以点缀。来者身高与叶修相仿,怀中抱着一柄长剑,多言得犹如百舌之声,哪怕连下落的功夫都在没忘记嚷嚷几句:“谁在找师父啊,来来来让本剑圣看看,资质好的话我可以考虑收一下,不过要知道我的收徒标准可是很高很严格的,一般人我是万万看不上的,要想当我徒弟起码得接下我十招才可以。当然本剑圣的十招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接下的,所以为了不欺负人,我会用单手的。不过不得不说这年头弟子的质量真的很叫人心痛啊,我上次——”

“你可闭嘴吧!”方士谦不堪其扰,迅速捂住了耳朵,神色痛苦地呵斥道:“是谁把黄少天给放进来的?”

“黄少天?”冯宪君的面色一凛,语气也是极为惊异:“你是怎么来的?”

“喏,”黄少天指了指屋顶,“从上面来的。”

叶修不禁抬头向上看去,没看见任何漏洞,也不见法阵的痕迹。不过他凝神探索了一番,能隐隐在周围感觉到施法后的痕迹。

既然叶修能察觉得到法术的残留,上十峰的诸位自然也可以。林敬言也下意识往上一瞥,语气无奈而复杂:“黄少天这般出入荣瑶犹如无人之境,看来本派最近的警戒着实懈怠了不少。”就算对方是剑圣,可就这样凭空出现,也太突然了一些。

整个前殿内的弟子脸色都变得很不善。

“今日守常堂弟子全都到后山去自省,禁闭十日,罚抄《道论》二十遍。”张新杰皱眉说道。堂堂天下第一修仙派,又是汇集了八位长老的前殿,竟让黄少天这般肆无忌惮地出现在禁制内,且丝毫未被察觉,丢人倒还要另说,这是守常堂和他们上十峰极大的失职。“荣瑶失守我也有责任,我自愿接受门规惩罚。”

“我说你们也不用太不好意思,这个传送阵是我师兄布下的,我今儿过来就是告诉你们这消息的。”黄少天可没把自己当外人,走到三阶上大大咧咧地溜达了一圈,话只说了一半,忽然就开始对座位的排序指点江山:“呦呵,霸图居然排第一了,这么多年总算是争过嘉世了,老韩心里肯定特舒坦呢吧?周泽楷那家伙也够厉害的,一个人就能把轮回拉扯到第二的位置。不过比起嘉世还是差远了,嘉世没了老叶仅凭吴雪峰在那撑着都能保住第三的席位,轮回要是没了周泽楷,那得掉到中十峰去吧?我看看下面都是谁,微草、皇风、百花……啧啧啧,要是我大蓝雨还在的话,你们都得往后排。”

“瞎扯吧你,”方士谦顿时翻了个白眼,冷笑一声:“你蓝雨在我微草身上总共也就占了那几次上风而已,瞧把你得意的,要不我们好好算算?”

“算算就算算,怕你啊?”黄少天倒是一点不怯,反而特嚣张地回敬道:“话说你怎么还是个干事啊?王杰希都投奔我们一百多年了,你们微草还在眼巴巴地等他回来呢?我说你可省省吧,要不你也来投奔我们?”

“滚蛋!”方士谦毫不客气地说道。

“哎呀老方,脾气这么暴躁可不好,我可是诚心诚意地邀请你。不是我和你吹,我们待遇可好了,你看你们峰主,都乐不思蜀了……”黄少天说着,忽然一个转身,眨眼间又蹿到了叶修身侧,非常自来熟地伸出胳膊搭在了叶修的肩上,众目睽睽之下换了个墙脚开始挖:“这位兄弟,我见你眉清目秀骨骼惊奇根骨奇佳,一看就是个千年不遇的练武奇才,有没有兴趣——”他忽然提起了一边的唇角,笑眯眯地诱拐道:“——跟我修魔呢?”

“卧槽!”郭明宇骂了一声,“黄少天你太嚣张了!居然在我们眼皮子底下这么为所欲为,信不信我找老魏过来收拾收拾你啊!”

“我师父现在可收拾不了我了,”黄少天底气很足,右手搂着叶修的肩还没松开,一扭头就和郭明宇怼上了:“再说为所欲为什么为所欲为,你以为在玩成语接龙啊?为父不接。”

“呸,那都是老叶玩剩下的梗。”张佳乐十分不屑,“少废话,你到底要说什么?”

“哦对,差点忘了正事。月前我师兄报仇成功,魔尊被杀了。”说到这,黄少天的姿态终于摆正了几分,“我这么说你们明白什么意思吧?魔尊之位易主,新任魔尊是我师兄。他继承了上任魔尊的全部力量,所以能画出这样的传送阵也不稀奇,以他现在的实力而言,你们,当然也包括我,根本没有可比性。”

刹那间,整个前殿万籁无声。

张佳乐皱紧眉头,语气很是不可思议:“……这么胡来,他不要命了?!”

此时冯宪君向下阶看去,忽然抬声说道:“这里没有叶修的事情了,邱非,你带他去熟悉一下荣瑶吧,后面的事情就交给你来安排了。”

邱非上前一步,颔首行礼:“弟子遵命。”

“叶修,从即日起,你便是嘉世的弟子了,对此你可有异议?”冯宪君又问道。

叶修侧挪了一步,与黄少天拉开了距离,也行礼道:“弟子谨遵掌门安排。”

“那好,你们两个退下吧。”冯宪君又摸了摸胡须,一如叶修初入大殿内时的模样,然而表情比之方才却要凝重了几分。

叶修转身后,正欲离去,却又忽然被黄少天抓住了胳膊。他一愣,朝黄少天看去,黄少天自己也是愣了一下。两人这般相顾无言,过了半晌,黄少天才说道:“那个,注意身体,一定要好好活着啊!”

叶修:“……”

“叶修,”黄少天突然一笑,眼睛眯起,嘴角向上一翘,笑容朝气十足,极具感染力:“见到你真高兴。”

叶修仲怔了须臾,礼尚往来地笑回道:“久仰剑圣威名。”

他前脚刚离开前殿,后脚楚云秀就对张佳乐数落道:“你看看人家黄少天多坦诚!”

“坦诚什么?”黄少天疑惑地问道。话刚说完,便见三阶首席的案台发出了一阵强光。强光转瞬即逝,再看去,便发现那案台上的霸图图纹竟变成了嘉世的标识——先前冯宪君和叶修的一问一答,竟使嘉世重新问鼎上十峰首席。

“哪怕用着这样堪称残次品的躯体,修为也悉数被封,可只要有他在,嘉世的地位就无人可撼动……”向来安静的杨聪见此,都忍不住出言感叹,“斗神真是太可怕了。”

大殿内又是一片鸦雀无声。

在座诸位几乎都是叶修的后辈,见此情景比起挫败和感慨,更多的竟是心安。对于他们来说,叶修亦师亦友,几百年的相处下来,他们在叶修手下走了不下万招,斗神的实力如何,这世上没人会比他们更心知肚明。

斗神是最强的。这在他们心中本就是无可争议、甚至是根深蒂固的理念。

时至今日,这些上十峰的峰主、干事们早已不是当年的籍籍无名之辈,每个人的名字都响亮到如雷贯耳,实力出色到哪怕遇见同为修士的外派弟子,都会被对方恭恭敬敬地称呼一声“仙师”。纵使叶修不在,只要他们护着,也无人能威胁到荣瑶的地位。

可是有叶修在的时候,总是不一样的。只要有叶修在,他们可以把所有的难题都丢过去,从来不怕这荣瑶和天下会出一丁点差错。吴雪峰先前用玩笑的语气说道,叶修的一身懒病分明是被他们这伙人给惯出来的。然而实际上,他们才是被叶修一手宠大的后辈们。

当年叶修的突然离去叫他们一瞬间都慌了神,惴惴不安了一段时日后,咬着牙摸爬滚打,靠自己又再次撑起整个荣瑶。如今终于重新见到了叶修,虽然一个个嘴上都不说,装作若无其事地插科打诨,实际上心里都心酸得紧。他们这才发现,有个能随时依赖的人始终站在自己的背后,原来是这样一件值得庆幸与珍惜的事情。

他们不会去艳羡嘉世的地位,也从不嫉妒叶修的实力。荣瑶的三十峰皆为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有叶修在的嘉世,必定是荣瑶的首席;而有叶修在的荣瑶,必定是这天下的首席。

 

欢迎回来。

欢迎回家,叶修。

——TBC——

评论(72)
热度(1454)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