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喻叶】爱修不修 6

❁修仙文,主喻叶,辅其它叶受CP。

❁上章:5


第一章·陆.

叶修又睁开了眼。

他在一个陌生的屋子里醒来,室内安静明亮,有股淡淡的草香。身下的床榻很舒服,被褥的颜色也很淡雅。叶修睁眼后先是一动不动地躺了好一会,然后才支着身子坐了起来。

他记起自己不久前似乎遇刺,心脏被人串了起来,所以起身的动作小心了些,怕扯到自己的伤口。那之后叶修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前胸,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察觉不到任何的不适。

叶修怔了一下,然后拉开了亵衣领口往里头看了看,这才发现自己身上没涂药膏也没缠绷带——因为他胸前根本没有任何伤口。他皮肤光滑,肤色是那种常年不见光的苍白,但凡有一点伤疤或者红痕都能瞧得一清二楚。可是没有,没有任何受过伤的痕迹。

……难不成他已经晕了三五年了?

正当叶修思索之际,房间门口传来了两声有条不紊的敲门声。不等叶修出声,门就被推开了,两个看似年纪相仿的少年走了进来。

只是“看似”。况且在荣瑶,叶修觉得他根本不应该用“少年”一词来形容任何看起来很年轻的人。

来者二人似乎都没有料到叶修会在此时醒来,就这么毫无心理准备地与他对上了视线,三人皆是一愣。随后两个少年的眸子瞬间亮了起来,又惊又喜地朝叶修走来;叶修也很惊但没有喜,因为他发现其中一个少年竟是在山上袭击他们的鬼蔓。

前面的少年疾步走到叶修身边,先是张了张口,又好似把什么字咽下去那般,克制了一下才又说道:“……什么时候醒的?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叶修欲开口作答,然后也跟着少年一样欲言又止,嘴巴张开又合上。少年立马心领意会:“是嗓子不舒服吗?抱歉,是我疏忽了,我去给——”

话说到一半,那个鬼蔓少年已经端着一杯温茶递到了叶修手边。

叶修和少年甲一同朝他看了过去,鬼蔓少年有些腼腆地笑了笑,说道:“前……喝水。”

这让叶修多看了他一眼,才拿起茶杯一饮而尽。紧接着他清了清嗓子,觉得能说出话了,才开口言道:“醒来没多久,目前感觉良好,身体没有任何不适。多谢二位关心,请问这里是荣瑶吗?”

少年甲点头,嗓音清越:“正是。”

完全意料之中的回答。叶修当时受的是致命伤,这天底下要是还有谁能把他救回来,也只能是荣瑶的人了。“不知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距离入门试炼过了多久?”

“半月有余。”

“才半个月?”叶修意外地反问道。半个月的功夫能把一个将死之人医治得平复如故,看来荣瑶的医术果真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少年甲听出了叶修的惊诧,稍稍犹豫了须臾才答道:“因为你的身体比较特殊。”

“这也是为什么之前我双臂骨折也能那么快恢复的原因?”叶修把视线移到了鬼蔓少年身上。

鬼蔓少年一下子变得拘谨起来,而少年甲则愣了愣,问道:“什么骨折?”

眼见那鬼蔓少年内疚得要把头低到地面上去了,叶修连忙换了话题:“在下叶修,不知二位怎么称呼?”

“邱非。”少年甲对着叶修行了一个迟来的见面礼。

鬼蔓少年悄悄把脑袋抬起来一点,讷讷地说道:“……我叫乔一帆。”

叶修点点头,想对二人也行了一礼,然而刚抬手就被二人一齐慌慌张张地阻止了。“行礼就不必了。”邱非立即说道。

这可受不起受不起。

叶修稍稍疑惑了一下,很快就从善如流地收回了手。“按照荣瑶门规,我没能亲自前往荣瑶正门,便算失格是吧?”

邱非点点头,又摇摇头。“入门试炼规定弟子之间不可私斗,事出有因,所以许你通过。”

叶修又纳闷了。“荣瑶什么时候有这条门规了?”他自己没听说过也就算了,毕竟他对荣瑶并不了解;但是舒家姐妹和叶泽这样打从出生起就把荣瑶当做目标的人,要是真有门规规定如此,他们断断不会因为冲动断送了前程。

“从这届开始。”

确切来说是从叶修受伤倒下的那一瞬开始。到下一届就该取消了。

叶修听后挑了挑眉,心想他这是运气好,还是别有隐情呢?

“那我现在算是个外门弟子了?”叶修问道。昏迷半月,想必各峰的考核早已结束,凡是没通过的和没参加的,一律被划为外门弟子。

邱非又迟疑了一下,把似曾相识的话重复了一遍:“事出有因,所以长老决定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叶修不假思索回答道:“微草吧。”

这答案明显超出邱乔二人的预想,原本邱非从容沉着的面容上不禁平添了几分急切:“为什么是微草?”

“我是被袁柏清找来的,不去微草去哪里?”叶修理所当然地答道。

“嘉世呢?”邱非立即道,“你想来嘉世吗?”

叶修想起了唐柔之前说的话,不禁露出无奈一笑:“这不是我想不想的问题吧,就算我想,嘉世也得要我不是?”

“当然会要你的!”

“嘉世永远都是欢迎你的!”

两个少年争先恐后地回答道,生怕慢了一息就会让叶修改变主意一般。叶修被两人吓了一跳,眨了下眼,然后哭笑不得地说道:“还是让长老决定吧,看了考核内容再说。嘉世的考核是由谁负责的?”

“是吴雪峰前辈。”邱非说道,然后又说:“不过吴雪峰前辈现在在守阵,要过些日子才会出来。”

“那我岂不是没机会了?”

邱非摇摇头,眼中带着不明显的希冀对叶修说道:“吴雪峰前辈在进阵前说过,如若你想来嘉世,就无条件地许你通过。”说到这,邱非顿了一下,沉默了半晌才又把话补完:“……吴雪峰前辈还说,如果你想去其他人门下的话,他也会尊重你的选择。”

叶修闻言后,细想了一下,回答道:“我以前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来荣瑶,所以类似的事情也没有过考虑。我能明天再给答复吗?”

“当然可以。”邱非说道。他真是好说话得很,有问必答,且几乎顺着叶修的一切要求。“你既然来了荣瑶,荣瑶就是你的家,你想怎么做都可以。”

叶修有些摸不到头脑。荣瑶原来是这么温情的地方?敢情传言里的门规苛刻、人情冷漠、竞争激烈指的都是个假荣瑶?

邱非不知道叶修心里的疑惑,又接着道:“你虽然恢复得差不多了,不过为了万无一失,还是不要随意走动,在榻上多歇息一会吧。”

叶修点了点头。虽然他不疼不痛,不过身体却有些乏,提不起什么力气。叶修不是什么尚武之人,但是因为从小练剑,身体一直很健康。这样浑身上下软绵绵的滋味是没体验过的,确实不太好受。

“那,我先告辞了。”邱非虽这样说,离开的动作却很磨蹭。两百多年未见,他对这个前辈甚是想念。只是他性格向来刻板,严于律己。今日的功课没有做完,峰中大小事务也尚未审阅,邱非万万不会放任自己在此陪着叶修打发时间。

他也唯恐自己打扰叶修休息。

叶修又点了一下头,道了声“多谢”,目送二人离开。

乔一帆跟着邱非身后一同往屋外走去,一只脚刚跨过门槛,忽然又扭过了头,忍了好久的话终于脱口而出:“我……我能留下来多呆一会吗?”

叶修看向他,这少年的眼睛就和小兽一样温润无害,叫他根本联想不到那个高达六阶修为的凶残鬼蔓。已经出了门的邱非听到乔一帆这样问道,脚步略一停留,几番想跟着一齐转身折回,但终究还是离开了。而室内的叶修稍稍想了想,随后同意了乔一帆的要求。

乔一帆又关上了门,不同于刚才进屋子时候的拘束,此时放松了不少。

“我猜,你们俩都是嘉世的弟子?”叶修先开口打开了话题,对乔一帆问道。

“我不算是,但是邱非是。”乔一帆站在叶修床边,语气有些艳羡,又有几分向往:“邱非他是叶秋前辈的挂名弟子。虽说只是挂名,但是叶秋前辈从不收任何弟子,就连挂名弟子也只有邱非一个。”

“那他在嘉世的地位一定很高了?”叶修说道。

乔一帆言道:“那是自然,叶秋前辈和吴雪峰前辈不在的时候,嘉世大大小小的事物几乎都由邱非来做决断。”

既然是斗神当初收的徒弟,那这邱非少说也有两三百岁了,果真人不可貌相,看着像是个少年,实际上都能给叶修当太爷爷了。不过邱非这样的身份居然亲自来探望他,也叫叶修有些诧异。

最初叶修被袁柏清邀请来的时候,只当是微草对自己的体质略感兴趣。如今看来,无论是在各种试炼上的宽容处理,还是吴雪峰和邱非表现出来的善意,都昭示着荣瑶对他与众不同的对待。综上所述,荣瑶对他的的态度恐怕不仅仅止步于“感兴趣”而已 。

虽然脑子里闪过了好几种的念头,叶修面上却没流露出一丝一毫,只是继续寻常地与乔一帆搭话:“那你呢?”

乔一帆挠了挠脸颊,面上腼腆:“如你之前所见,我是一名妖修,以前隐瞒身份跟着好友一同上山,进了微草。后来身份被峰主识破,就被逐出了师门。这时候叶秋前辈收留了我,所以我就一直留在了嘉世。”

“荣瑶不允许妖修来修习的吗?”叶修问。

乔一帆稍稍愣了一下,然后说道:“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别说是荣瑶了,几乎所有的修仙门派都不会欢迎妖修,毕竟……”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叶修接上。

乔一帆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然后莫名开心地说道:“当初叶秋前辈收下我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那会儿我的身份被公布与众,很多嘉世弟子担心我图谋不轨,反对把我留下,叶秋前辈就说道,‘咱荣瑶门规也没说不准收妖修啊?’”

“那看来他为人还不错嘛。”叶修随口一说。

乔一帆忍不住笑了,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叶修,很认真地说道:“叶秋前辈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斗神的为人怎样还要另说,不过就乔一帆的表情来看,斗神在嘉世的人缘一定不错。“你明知道修士不欢迎妖修,万一被发现了身份,轻则逐出师门,重则当场毙命,怎么还要冒险来荣瑶?”

“因为妖修和修士不同,妖修过了五阶后,若想继续进阶,必须要有外物的辅助才行。”乔一帆犹犹豫豫地说道,“我是草木类的妖修,进阶的时候,就需要牺牲其它的鬼蔓……”

叶修一惊,倒是不知原来妖修的进阶如此残酷血腥,怪不得会受到修士们的诟病。不等他说话,乔一帆又急忙补充道:“我不想对自己的同伴下手,于是就抱着侥幸的心理来到了荣瑶,说不定会找到别的出路。”

“所以你才去了微草?”

众所周知,微草的峰主可谓全天下最善草药者,乔一帆遇到这样的难题,必定会第一个想到王杰希。退一步来说,鬼蔓在这世间实属稀少,乔一帆就算最后找不到别的进阶办法,至少也可以从微草找到其它鬼蔓。

乔一帆点了点头。

“但是却失败了?”

乔一帆又脸红地点了点头。

“不过你现在应该有六阶修为了吧,也算是得偿所愿了。”叶修后知后觉发现自己似乎一直在捅人家刀子,于是轻咳了一声,安慰道:“我虽然不认识王杰希,但据悉他是个草药痴。你离开微草也是好事,不然指不定哪天就被他给做成药引了。”

乔一帆很容易就被他给安慰到了,眼中重新闪亮起来,笑容里带着几分欣忭:“叶秋前辈以前也是这么说的。”

叶修看他露出笑脸,自己也不禁跟着笑了起来:“你好像很喜欢这个叶秋前辈?”

乔一帆的脸颊又“唰”地一下提起了温度,直红到两鬓边。他嗫嚅了几声,小声说道:“叶秋前辈是个很温柔又很强大的人,我、我非常仰慕他。”

“这个叶秋前辈,就是斗神是吧?”叶修说着,忽然问了乔一帆一个叫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问题:“自两百年前的一战过后,坊间传言说斗神已经殁了,不知是真是假?”

 

次日叶修起了个大早。窗下摆着一个袖珍的漏刻,叶修起床后扫了一眼过去,才发现刚过卯时一刻。

这漏刻放在民间乃颇为稀奇的庞然大物,换到荣瑶来不仅变得稀松平常,且外形也被改造得精致起来。四个茶盅大小的月白瓷碗次第排放,碗中盛着不不知名的碧色液体,两厢配色看起来倒是十分清凉讨喜。

对于修士们来说,在修为达到一定境界的时候,无论是养身还是养神都可以凭借自身的灵力做到。然而先不说叶修的实力还没有达到那种高度,就算达到了,他也不会放弃睡觉这种又省事又省心的休息方式。

算算时间,他这一觉睡了大概六七个时辰。原本叶修不是嗜睡之人,只是昨天问到乔一帆有关斗神之事时,他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叶修以为这是门派秘闻也不好多加打听,正想转移话题,乔一帆却把桌上的药碗端来让叶修服下。

也不知是那汤药中原本就带着安神的效果,还是乔一帆趁机在里面放了几片安魂草,叶修刚喝完,顿时不省人事地昏睡了过去。

屋中备着清水和脸帕,床边的架子上搭着一套干净的新衣裳。叶修昨日醒来的时候还没看见这些,约莫是他睡去之后乔一帆才准备的。等叶修起床穿好衣,又洗漱完毕,刚推开门,正好看见端着早茶的邱非站在门外的石阶上。

“这么早?”叶修惊讶地说道,侧过身给邱非让出了门口的位置。

“不早了,已经拂晓了。”邱非一板一眼地回答道,经过叶修走到了屋内,“何况你也醒了。”

叶修摸了摸鼻子,“我平时很少这么早醒的。”

邱非把食物放到桌上,回头看向叶修,眼中隐含笑意:“嗯,我知道。”他又转过身,把餐具摆好,对叶修说:“过来用膳吧。”

叶修见他准备了两副碗筷,心下一时有些好奇。他看不出邱非修为的深浅,想也不会比乔一帆低,那至少是化神期。修士过了元婴之后便开始辟谷,他以为邱非不会想要跟着一起吃饭。

桌上没有荤腥,邱非掀开了盘上的盖子,对叶修解释道:“这些鲜蔬谷物皆出自微草,对身体和修行都有好处,你可以当做药膳来吃。”

“微草该不会供着整个荣瑶的吃食吧,那得种多大的地啊?”叶修边说边拿起汤匙舀了一勺热粥送入口中,白米香甜软糯,温度适宜,真是从喉咙一路舒服到胃底。

叶家是个修仙大家,虽然叶修从小到大都很不成器,但是他顶着个嫡长子的身份,叶家还从未短过他的衣食住行。叶修也算是在锦衣玉食中长大的大少爷,山珍海味没少见识,可不得不说,这粥品绝对算得上他品尝过的真绝色。

咽下了这口热粥,叶修又搛了一块不知名的青菜。味道清脆爽口,咸淡恰到好处,又鲜又嫩,真是合极了叶修的口味。

邱非坐在他一旁,拿着勺子搅了搅白粥,倒是不急着吃,认真地回答叶修刚才的问题:“这些菜品是微草专门研究出来做吃食的,入腹后一部分会为体魄营养,剩余的部分则会直接化为灵气被吸收,是专门给辟谷后的修士食用的。荣瑶中达到元婴修为的弟子们不过四分之一,所以微草并不是在供给全荣瑶。”他吃了一口粥,全部咽下后才又说道:“就算是这四分之一也不是人人都能吃上的。微草培育出的这些粮食精细且稀少,通常只有峰主和干事们才可以吃得到。”

“等级制度居然这么分明啊。”叶修感叹了一句,同时又想,食物完全被吸收,那岂不是完全省去了五谷轮回这一步,看来这修仙者的身体果然干净得不食人间烟火。

“倒也不全是,普通弟子修为不够,就算用了此食也不能完全吸收养分与灵气,除了味道上有些差异,其余的和普通吃食并没什么区别。”邱非说道。

叶修举着筷子的手一顿,笑了笑,言道:“这么说给我吃还真是浪费了。”

邱非摇摇头,说道:“你不一样。”

不一样又是怎个不一样,是给他用不会浪费呢,还是他的身份不一样?叶修心想了一下,并没有追问,只是“哦?”了一声,专心吃着这珍贵的早膳。

叶修出身修仙世家,尽管性格有些懒散,该展现教养的时候却也不会失了礼仪;邱非则是个克己复礼之人,心中自有一套约束自己行为的规则。两人秉持着“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用过了膳,才又重新开始交谈。

“我能问下同我一起上山的那几人,现在处境如何吗?”叶修连汤药也喝完之后,开口询问道。

邱非略一思索,答道:“唐柔入了嘉世,舒可欣、舒可怡被楚峰主收入门下,包荣兴实力虽济,然行事叫人有些捉摸不透,被安置为外门弟子再议。与你们起了冲突的四位,金香、叶泽、崔篼和绕岸垂杨,因触犯门规被押至后山闭门思过十日,并取消二试的资格,如今和包荣兴同为外门弟子。”

叶修点点头,对此结果并没有什么评价。“饭也吃完了,药也喝了,我接下来做什么?”

“待到辰时四刻,各峰的前辈们会前往前殿议事,掌门嘱咐我在朝议会后将你带去。”邱非站起身,收拾起碗筷,又用余光朝漏刻瞥去,“此时距离辰时四刻还有段时间,你……”他有些踟蹰,似乎也不知道该安排叶修做些什么。

“你平时这时候都在做什么?”叶修反问他。

“练功。”

“那正好,”叶修对这个回答很满意。他不擅长法术,也不擅长制符画阵,更别提辨草炼药那些,也就手上的功夫还能勉强看得过去,“我们切磋一下好了。”

邱非对他这个提议也很认同,随即附和道:“好,我房内还有闲置的战矛,我去拿给你。”他这话说得自然无比,似乎从未怀疑叶修会使用战矛以外的兵器。

叶修也没有说他惯用剑,嘴角扬了扬,笑答曰:“不过切磋而已,何必拘泥于兵器的形式。我见屋外有棵柳树,折一截柳枝便罢。”

邱非一愣,“那我也用柳枝。”

 

漏刻中的碧色液体又落下了一滴,邱非和叶修已折了两枝柳蔓立于庭院之中。

双方行过了礼,邱非刚找到一个得力的位置握住了柳枝,再一看对面的叶修,蓦地一阵恍惚,一时间心中有万般滋味涌出,复杂得不知是喜多于忧,还是忧大于喜。

其实叶修只是随意地站在那里,姿态如此地漫不经心,连个像样的起手式都没有摆出来。他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完全不似来与邱非切磋的,只若来园中闲逛,借机消磨几分暑气那般。

可这恰恰是邱非印象中最熟悉的模样。

叶修站在那里,容颜虽未改,手中所持的却不再是那柄威风凛凛的神兵却邪。那柳枝又柔又软,柳叶也很服帖地聚拢在一起,这副没精打采的模样,怎么看都是上不了台面的武器。可它被叶修拿在了手中,就足够叫人胆寒。

世间的神兵百余件,却邪虽属凤毛麟角,却也不是最顶尖的那个。但它能在神兵谱独占鳌首这么多年岁,从未叫任何一件兵器威胁到它的地位,原因很简单,只因为它的操作者是叶修。

战矛也好,柳枝也罢,邱非意识到自己不应该太过在意叶修手中的兵器。他该在意的,是手持兵器的这个人。

——斗神,叶修。

 

“请赐教。”邱非沉声说道。

叶修唇角一勾,“记得手下留情啊。”

——TBC——

评论(69)
热度(1434)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