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喻叶】爱修不修 5

❁修仙文,主喻叶,辅其它叶受CP。

❁上章:4


第一章·伍.

舒家姐妹走在前面,叶修等人落在后面。那个包子叽叽喳喳个不停,路上遇见什么都要大呼小叫一番,唐柔忍了不到两刻钟,不得不主动岔开了话题:“你们俩上山后有什么打算?”

“先找个地方住,然后好好吃一顿!”包子立马回答道。

叶修把他拉到一边,“包子,她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

“小唐是想问你打算拜入谁的门下。”

“这个还有选择的啊?”包子想了想,“我服从组织的安排,没什么想法!”

“要是你在入门试炼中发挥得很优秀,也许会得到某些前辈的赏识,到时候可能会被直接收入门下。我猜她们俩也是这个打算,所以才表现得如此强硬。”唐柔朝着舒家姐妹看了一眼,“不过这种几率不大,每届被前辈们相中的只有寥寥几人。”

包子又想了想:“那剩下的人呢,我想拜入谁的门下就能拜入谁的门下吗?”

“那当然也不是。过了入门试炼,进了荣瑶正门,我们只算是外门弟子。无论想去哪座峰,都是要经过二次考核的,考核的内容往往由峰主决定。那些最出名的山峰,类似霸图、嘉世、微草、轮回等,试题也往往很刁钻。”唐柔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叶修了然。

“你也不知道?”唐柔有些意外。她以为这种广为人所知的事情只有包子这样跳脱的人才会不了解。

“我没什么修仙的天赋,一直以为自己和荣瑶无缘来着,所以也没怎么做过功课。”叶修实话实说。

唐柔恍然大悟,“原来你就是那个被袁柏清亲自送玉简上门的人?怪不得我觉得你的名字有点耳熟。”

叶修笑笑:“你听说过我啊?”

“这事早就在皇都传得风生水起了,哪个人不知道?”唐柔答道。和舒家姐妹不同,这姑娘完全不因为叶修是通过别的途径进入荣瑶就因此瞧不起他,“这么说,你上山后十有八九会去微草了?”

叶修笑着把包子的话重复了一遍:“我服从组织的安排,没什么想法。你呢?”

“我?”唐柔对他一笑,“你也看见我的武器了,我当然是要去嘉世的。”

“果然。”叶修点点头。修仙界虽不乏神兵利器,弩、刀、弓、鞭、链、爪等等选项众多,然而最为常见顺手的还是剑。可知名度最广的却是战矛,这要归功于斗神当年使了一手出神入化的好枪法,后战矛在修士间乃至凡世间引起的热潮至今也未散去。

“哦哦这个我知道,嘉世有个人,玩战矛很厉害的!”包子插言道,“叫什么……战神是吧?你要拜他为师吗?”

“是斗神。”唐柔纠正他,“确切来说,我的目标是打败他。”

“少女你的目标很远大啊!”叶修感叹,“斗神都没有一千也有七八百岁了吧,这差距,你怎么也得练个几百年。”

“我不怕时间长,只怕他已经不在了。”唐柔说。

叶修觉得她话中有话,便问道:“怎么说?”

“你听说过两百年前魔修为祸人间的事情吗?据说后来魔尊也出动了,伤亡者数以万计,直到斗神出面才制止了这场屠戮。”唐柔娓娓道来。

叶修点头,“略有耳闻。”

“与魔尊一战后,斗神就销声匿迹了。很多传言说斗神已经战死了,毕竟对手是万魔之首。”说罢,唐柔自己猜测道:“叶秋实力再强,充其量也只是个半神,与真正的神魔不可同日而语。我觉得也许斗神真的已经不在了,只不过荣瑶却再三否认,所以我决定上山寻求真相。”

包子追问:“那万一那个斗神真的死了呢?”

“最好不要,毕竟我还没打败他。”唐柔很遗憾,“不然我上山就没意义了。”

叶修心想真没料到这漂亮姑娘居然如此嗜战好斗,果真人不可貌相。刚想发表两句感言,唐柔忽然一步疾冲横在叶修面前,那杆火红的战矛不知何时又出现在了她的手中。唐柔刚刚举起手,下一瞬,一截藤蔓就从身侧的草丛中袭来!

“飒!”

破空声响,一时间叶修分辨不出这是唐柔舞动战矛的声音,还是舒家姐妹射箭的声音。包子吱哇乱叫了一声“什么玩意”,被接二连三窜出的藤蔓盯住,然他本人却灵活得很,左忽右闪,还有余力伸手抓住了一根。

包子毫不客气地直接把这根藤蔓扭断,“看你这下还怎么偷袭我!”

孰料他还没来得及把手中的断蔓扔出,连着根源的另一截就重新长了出来,速度快得让包子应对不及,被陡然变得坚硬的藤蔓划过掌心,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这藤蔓会变硬!大家小心啊!”包子疼得脸色一白,扔下了手中的藤蔓,迅速闪到了一边。

那边的舒家姐妹听到了包子的声音,也立即讨教到了藤蔓的厉害。二人都擅长远攻,起初还可以用箭雨击退藤蔓,然而随着藤蔓的数量不断增多,二人逐渐感到力不从心。最重要的是,羽箭为二人灵力幻化而成,这样不间断的攻击,让两人的灵力有些吃不消。

“这都是什么鬼东西!”舒可欣有些气急,“怎么办,现在撤退来得及吗?”

“如果我没看错,应该是鬼蔓。”舒可怡声音有些发颤,“原本是生活在阴界的植物,喜暗怕光。不过这个鬼蔓既然能在白天出现并且游刃有余地攻击我们,恐怕修为至少在六阶之上。”

“六阶?!”舒可欣听到姐姐这样说,心里也蓦地害怕起来。六阶相当于修士的化神修为,她们姐妹俩不过都是筑基中期,与这鬼蔓要差上三四阶,根本就是毫无胜算。别说打赢了,连逃离的可能都没有。

“撤退是来不及了,我们被包围了。”唐柔的声音还算冷静,却也没什么更好的应对法子。她向来是越战越勇的性格,然而这藤蔓忽软忽硬,她每次挥出战矛,不是被缠住就是被轻松格挡,别说冲出重围了,她甚至在被步步逼退。

“植物不是应该怕火吗,你们谁是火灵根的,用个炎咒试试!”包子喊道。

“我用过了,没用!”舒可欣焦急地回答道,“我们和鬼蔓的等级相差太大,这点法术根本伤害不到它。如果有高阶炎咒或许有用,你们身上谁有高阶的火系符咒吗?”

唐柔是商贾之女,父母亲戚皆是普通人,全家只出了她这一个修士;包子是街头的混混,无父无母四处漂泊;舒家姐妹倒是有一定的家世作为靠山,可惜舒家却并不擅长画符一系。如果说在场谁的身上可能会有高阶炎咒,那只可能是叶修了。

“叶修!叶家专擅画符,你身上肯定有火系符咒!”舒可怡冲他喊道。

“我没有。”叶修不得不回答,“我送人了。”

舒可怡又气又急地看了叶修一眼,这人怎么关键的时候一点都指望不上啊!顿时恨恨地丢下了一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然而舒可怡这一眼看完之后,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他们五人被藤蔓袭击包围后站在了东南西北四个位置,唐柔在北,此时战矛上萦绕着流炎,与藤蔓纠缠得难分难舍;包子在西,手上闪烁着两团紫光,正奋力与四五根藤蔓拳搏;舒可怡和妹妹居东角,原本是背对着叶修射箭,此时回头才发现,叶修竟安然不动地站在南面。

让舒可怡感到不妥的不是叶修的无作为,而是这些藤蔓居然没有一根攻击到了叶修的身上。不知是叶修怀里揣了什么,还是他的体质特殊,导致这些肆无忌惮的藤蔓竟小心翼翼地避开了他。

以眼下的状况来看,要想避开危险,去叶修身边无疑是最好的选择。然而舒可怡根本拉不下这个脸,躲到一个草包后面在她看来是非常丢人的举动,于是一咬牙转过了头:“我们找一下这藤蔓的本体!击溃本体的话,有可能会逃出去!”

“啊?你说什么?”包子距离舒可怡较远,听到舒可怡说话,便回头去看。这一回头,刚好看见叶修完好无损地站在附近一角,顿时惊讶地说道:“大兄弟你好厉害啊!为什么这些藤蔓不攻击你?”

“我也不知道。”叶修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摇摇头。放眼望去这些藤蔓至少有百八十根,缓慢地逼退五人后,在他们的外侧编织成了四面墙。墙高十尺,且连头顶也逐渐被藤蔓所遮挡。虽然没有藤蔓攻击叶修,然而藤蔓并没有把叶修排斥在外,而是连他一起包拢在了墙内。

“那你借我避避!”包子说完就冲叶修冲了过去。

“小心!”叶修连忙提醒包子。他在发现自己的情况异常后,不是没想过让队友躲过来,然而叶修刚迈出脚,一截藤蔓就横在了他的面前。随后叶修又左右挪了挪,发现不管自己从哪个方向离开,藤蔓都在阻止他的行动。它给叶修限制了一小块区域,画地为牢,只允许叶修在这个范围内活动。

果不其然,包子还不得靠近叶修,那些个限制叶修动作的藤蔓就忽然拔地而起,以无比强硬的姿态化为利矛朝包子刺去。包子先前受了伤,动作本来就有些滞缓,如今敌人数量众多,一不小心被一根藤蔓抽翻在地,剩下的藤蔓忽然蜂拥而上,把他紧紧地捆绑起来,只留眼鼻露在外面。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包子不死心地嚷嚷着,左右挣扎,没几下过后,动作就越来越迟钝,不知是体力耗尽还是藤蔓自带的镇定成分。很快包子就被裹成一个茧,老老实实地吊在空中。

“包子!”唐柔抽空看了他一眼,却因为分神而被藤蔓找准了缝隙,又准又狠地击打在唐柔的手腕上,震得她手腕一麻,瞬间缴械。战矛“哐当”一声落在地上,唐柔来不及去拾取,被另一根藤蔓锁住了喉咙,紧接着四肢都被束缚住,压在了地面上动弹不得。

舒可欣见两个队友都已经被制服,一咬牙,朝头顶射了几箭,试图阻止藤蔓合拢。这之后,她忽然体力不支,软绵绵地向后倒去。

鬼蔓制成的领域内,无论是体力还是法力,损耗都会加倍。随着四面墙的完成度越来越高,领域内众人的体力和法力也会越来越弱。无奈几人都是刚入江湖的新人,对此竟然一无所知。

舒可怡见妹妹倒下,一时间慌了神,一边抵御藤蔓的攻击一边朝舒可欣的方向走去:“可欣!你怎么了?”

“我没事,就是……使不出力气了……”舒可欣疲惫地应答着,没过一息的功夫,也被一侧的藤蔓束缚住。

“你……啊!”舒可怡顾不得去救妹妹,自己就被一根藤蔓捆住了腰部。须臾,藤蔓高高扬起,从头顶尚未合拢的地方伸出,把舒可怡提到了几丈高的空中。

然后,骤然松开!

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就算大难不死,恐怕也会半身不遂。叶修一惊,见舒可怡在空中急坠,立马冲了出去,伸手接住了她。

那藤蔓不知道是没反应过来还是怎地,竟让叶修就这么轻松地离开了。叶修接到了舒可怡之后,在冲击力之下跌坐在了地上,然后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觉得他听见了自己双臂骨折的声音。

叶修额头冒汗,脸色苍白,一句话也说不出。他怀里的舒可怡也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有点傻愣愣的。此时又有一根藤蔓窜出,扯着舒可怡的手腕把她从叶修身上拽起。紧接着,周围的墙壁和藤蔓忽然全都撤走了。

不是如潮水那般退去,而是瞬间就消失得不见踪影。唐柔和舒可欣得到了解脱,包子也从半空中被放了下来。几人正诧异地面面相觑,忽然一个少年凭空出现在不远处,一脸焦急紧张地朝叶修奔了过来。

“前……!”少年喊出了一个字,又硬生生地把后面的字咽了回去。他来到叶修面前单膝跪下,又手足无措又难过的模样,匆匆地念了两个法诀,霎时间,叶修的手臂被两团金光给裹住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真的去伤害他们……”少年极内疚地道歉着,“你没事吧?”

叶修下意识就回答了一句“没事”,后来发现自己好像真的没事。双臂在少年的治疗下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反而有些温热。等金光散去,叶修动了动手臂,真的连一点不适感都没有。

反观少年还在自责,神色惴惴,连抬头看叶修的勇气都没有。叶修心里一动,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

少年猛地抬起头,眼圈一红。

“我没事。”叶修又重复了一遍。这少年给他一股十分亲切熟悉的感觉,看到他这样不安的样子叫叶修很是于心不忍。

“我……”少年像是有一肚子话要说,不过还是忍住了。最后他恋恋不舍地站起身,郑重地说道:“我在山上等你。”

叶修听完后还没给出回复,少年就离开了。眨眼间就不在了,跟藤蔓消失得一样快。

包子从后方默默地爬到叶修身边,有点莫名其妙又有点莫名兴奋地说道:“刚才那些藤蔓都是那个人操纵的吧?他是你小弟吗?”

叶修还在疑惑中,自己也是一头雾水。“不是,我不认识他。”

回过神后,叶修看见包子的掌心还在流血,顿时从怀里掏出了一瓶伤药。这伤药是喻文州临走前交给他的,叶修也不知道好用与否,一口气倒了半瓶在包子手上。

伤药为液体,淡绿色,有种不知名的草香。刺激性很弱,倒在包子的伤口上,并没有加剧他的痛感。很快,两人就见那原本还在流血的伤口,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不出两呼两吸的时间,再一看那药液已被伤口完全吸收,恢复得连道疤痕都看不见,而手心上的血迹甚至都未来得及干涸。

“哇!好厉害!怪不得刚才那个人是你小弟!”包子翻来覆去把自己的手看了好几遍,对叶修的崇拜溢于言表,“我也拜你做老大可以吗?”

叶修也是第一次看见疗效如此强劲的伤药,原本他还打算从衣服上撕下一道布条用来给包子包扎来着,此时的手还拽着袖口,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没回答包子,反正他知道包子我行我素惯了,不管他怎么回复,包子还是会按照他自己的意思来。

叶修站起身,看了一眼几尺远的舒可怡,觉得这姑娘多半没什么大碍,也没有要去关心她的意思,而是直接朝唐柔走了过去。

“感觉怎么样?”叶修朝她伸出一只手。

唐柔握住了他的手,然后被叶修拽了起来。“还可以。”她活动了一下手腕,又说道:“那鬼蔓刚才捆住我的时候根本没用力,藤蔓和身体间都隔着一定空隙。虽然完全限制了我的行动,但是并没有伤害我的意思。”

叶修点点头。修士的修为,每升一级,实力都会发生很大的改变,筑基中期对上筑基后期都没有什么太大的胜算,更何况这鬼蔓比他们足足高出三四阶。“确实,如果他真的想致我们于死地,根本不用和我们周旋这么久。”

唐柔看起来非常不甘心的样子。“如果它有六阶的修为的话,那就是化神期。听说斗神已经过了渡劫?”

叶修明白唐柔的意思,语重心长地说道:“路漫漫其修远兮啊,努力吧!”

“我会的。”唐柔很认真地说道。

“喂!”舒可怡在叶修的身后喊了他一声。叶修回头,看见姐妹俩都拾掇妥当,并肩而立。舒可怡撇了撇嘴,有些不情愿地说道:“虽然我不喜欢你,但是我并不是知恩不报的人。刚才你救了我,这笔恩情我会还你的。”

“别得意,如果要让我们发现你和那个鬼蔓是一伙的话,我们可要好好和你算账的!”舒可欣立马补充道。

叶修转回了头,“哦。”

姐妹俩显然对叶修的反应很不满,不过因为刚才的事情,对他心怀一定的忌惮,也不敢再妄言。一行人稍微整理了一下状态,又重新上路了。

“我看她们俩也不坏。”唐柔在叶修身边说道。

“嗯,坏倒是不坏,就是嫉弱如仇罢了。”叶修耸耸肩。

“所以你才会去救她?”

“那倒不是,”叶修冷静地说道:“这山上未知的事物太多,如果想通过考核,有她们在几率会更大。”

唐柔点点头,觉得这个答案很合理。“对了,你刚才的那个伤药很高级,是从哪里买到的?”

“那是一个……”叶修想了一下要如何定位喻文州的身份,“……路人给的。”

路人?唐柔听后略有诧异,但是没有继续追问。叶修手中的伤药绝对不是凡品,别说市面上买不到,就算是普通的药师也做不出来。她对药师一系不太了解,不过唐柔感觉叶修那瓶伤药的水准,怎么也得是出自微草前辈的手笔。

“路人?什么样的路人能这么大方啊,在哪能遇见,我也要去认识一个!”倒是包子兴冲冲地问道。

叶修拍了拍包子,恳切道:“成了亲拜过堂那样的,肤白颜俊,四肢修长,会人语,性格莫测,以修过仙为佳,出没于洞房中,你去找找吧。”

“啊?”

 

冤家路窄。这四个字叶修在他前二十三年的人生中体验过不下百次,今天又一次深刻领悟了其内涵与真谛。

严格来讲他和叶泽不算冤家,只不过叶泽单方面非常不待见他总是找他麻烦,导致叶修也尽量避着他。叶家院落规模非常可观,至少不次于那尹老板的宅子,然而但凡叶修从自己的屋子里出来,总是能和他这弟弟撞见,弄得叶修几乎以为是叶泽在故意制造偶遇。

叶泽是否是故意的,叶修至今未知。如今他们既然能在这偌大的荣瑶峰上相遇,叶修不得不承认也许他和叶泽之间可能真有一段孽缘。

“呦,这不是我那废物哥哥嘛!”叶泽一瞄到叶修,立马先声夺人,脸上挂着叶修所熟悉的讥笑。

唐柔闻此,侧头看向叶修,很客观地评价道:“你的仇人还真不少。”

“也就这么几个了。”叶修说。

“这又是怎么得罪的?”

“大概也是个嫉弱如仇的,”叶修仰头望天,叹气:“这世界对我们弱者一点都不友好。”

“你错了,不是世界对弱者不友好,而是弱者根本不配存在。”叶泽身旁的一个男子以极其傲慢的语气说道。

“那是谁?”唐柔问。

“我也不知道。”叶修答。

“你居然没听说过我的名字?”那男子很是不可置信,随后又冷笑一声,“孤陋寡闻,看来叶泽说得没错,你果然是个废物。”

“我也没听说过你的名字啊?”包子疑惑道,“你是谁,很有名吗?”

男子很鄙夷地看着包子和叶修,说道:“绕岸垂杨,听说过了吧?”

 “你就是绕岸垂杨?”舒可欣似乎听过这个名字,不由得多看了他好几眼。

反观这边的三人组还是一脸茫然。“很厉害吗?”唐柔和包子齐声问道。

“南方近来声名鹊起的一个高手,据说打赢了许多修士,其中不乏一些门派和修仙世家的精英。真名不详,自称绕岸垂杨。”舒可怡回头看了身后懵逼三人组一眼,多半是受不了他们那副白痴的样子,出言解释道。

“看来这还有个不那么蠢的。”绕岸垂杨哼了一声。

舒可怡也顿时冷笑了一声:“听说荣瑶入门试炼,凡是不能在规定时间内亲自走到正门的就算失格,对吧?”

“哈哈哈哈哈哈,”又一位不知名的男子站了出来,虚假地笑了两声后讽刺道:“不是吧,你是在威胁我们吗?就凭你们?”

“你又是谁?”包子问道。

“在下崔篼。”男子表现出了和绕岸垂杨相似的傲慢。

叶修直接看向了舒家姐妹,结果这次连她们俩也表现出了陌生。崔篼立马变得气急败坏起来,还没来得及出言,就被他们队最后一个队员给拦住了话头。

这次发声的是个俏丽姑娘,性别虽与她的三个队友不同,然而性格却是如出一辙的骄横:“不知道哪个绝域殊方出来的乡下人,何必与他们一般见识。”

这话可把舒家姐妹气得不轻。而同为姑娘家的唐柔却淡定很多,居然还有心情对叶修玩笑道:“这得是怎样的概率才能把脾性如此相像的四个人凑在一起?”

“能通过荣瑶会试的,想必都是各地方小有名气的修士。平日里他们被人追捧惯了,也难怪如此狂妄自大。指不定其它队伍都是这样。”叶修说。

说话间,那边舒家姐妹已经与这姑娘呛上了:“哦?那你又是来自哪个穷乡僻壤?”

“放肆!本宫是西域的金香公主,岂容你如此无礼!”姑娘立即厉声呵斥道。

“什么野鸡公主,本小姐听都没听过。看招!”舒可欣哪里忍受得了别人比自己还嚣张,摸出了长弓拉开弦,灵力凝聚成箭,直直朝对面飞了过去。舒可怡见妹妹出手,岂会坐视不管,立马配合了上去。

“铛!”

对面的崔篼拔剑挡在了金香面前,手腕一转,剑锋对准了舒家姐妹:“刚才有人大放厥词,说要让我们队失格?呵呵,让我来看看你们有几分能耐!”

“要打架了吗?”状况外的包子挠了挠后脑勺,然后麻利地朝叶泽甩过去了一排毒针:“刚才就是你小子骂我老大的是吧?”

“噗。”叶泽忍不住笑出了声,躲过包子的攻击后捂着肚子连笑了好几声:“你叫叶修‘老大’?那个废物?我的天哈哈哈哈哈哈这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事情了哈哈哈哈哈……”

那笑声听得唐柔心烦,一个流焱朝叶泽丢了过去。未中,被绕岸垂杨给化解了。

“姑娘,你的对手在这里。”绕岸垂杨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他还对唐柔刚才的那句“很厉害吗”耿耿于怀。

“你?”唐柔不咸不淡地打量了他一圈,“你一个人不够我打的,把你的同伴也叫上吧。”

“口气倒不小!”绕岸垂杨狞笑一声,提刀朝唐柔砍了过去。唐柔不甘示弱,自然正面迎战,于是又剩下叶修一个人站在南角。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叶修看着眼前这场混战,先是一阵头疼,然后慢慢吞吞地从乾坤袋里摸出了一把木剑。那之后,忽然以掩耳不及迅雷之速向身后刺去!

“金公主,偷袭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叶修回身,剑搭在金香的肩上,贴着她的颈项,很平静地说道。

原本金香手中的那张符咒被叶修刺破,此时还挂在木剑之上。被识破了偷袭的金香没有流露出丝毫的难堪,反而不屑地说道:“区区一把木剑,以为伤得了本宫?”

“你可以试试。”叶修笑了笑,剑锋又往金香的玉颈上挪了半毫,竟真让他割出了一道浅浅的血线,“虽然我修行不到家,不过剑术还是略懂些皮毛的。”

“你!”金香没想到这把破木剑真的能划伤自己,一时间有些心慌,顿时对叶修斥责道:“你堂堂一个大男人,竟对我一个弱女子出手,你好意思吗?!”

“呵呵,不好意思。”叶修很从容很自然地回应她,手中的木剑却纹丝不动:“下回我会注意的。”

金香恨恨地看着他,遽然,露出了诡异的一笑,“那就别怪我下杀手了。”

叶修听到了身后传来的破空声,不过金香忽地在他身上贴了一张定身符,叫他无法躲避。下一瞬,叶修就见一截银剑从自己的胸膛穿出,剑尖上除了自己的鲜血,还挂着几滴墨绿色的不明液体。

……卧槽,该不会是毒吧?

被刺中心脏的叶修意识模糊得前所未有的快,听不清也看不见,五感消失了大半,唯独痛觉留下与他作伴。这可比刚才手臂骨折疼得多了,不过叶修也没表现出什么太狰狞的表情。事实上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了,包括面部肌肉。

唉,出师未捷身先死啊。没想到喻文州年纪轻轻,这么快就要当鳏夫了……

叶修很佩服自己在这生死关头还能胡思乱想,然后无奈又无力地阖上了眼。

——TBC——

崔篼=脆豆,谐音。至于脆豆是谁emmmm反正就是原著的人物。

倒数第七段摘自《全职高手》486章。

评论(101)
热度(1421)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