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喻叶】爱修不修 4

❁修仙文,主喻叶,辅其它叶受CP。

❁上章:3


第一章·肆.

今年荣瑶负责新晋弟子入门试炼的是烟雨的李华,其人身形略矮,存在感又弱,看起来其貌不扬,然而在烟雨的地位却仅次于楚云秀。起初他在诸位新晋弟子面前一站,许多人都很不以为然,根本没有预料到这是烟雨赫赫有名的“林暗草惊风”。

于是很多新晋弟子就在山门口被上了第一堂课——以貌取人可是最要不得的。那之后,被好好教训了一顿的后辈们带着一身伤,战战兢兢地开始了历练之路第一关。

当然以貌取人也并不是丝毫不可取。在荣瑶,好看的人不一定实力强,但是实力强的人,确实都很好看。这并不是毫无缘由的,修仙本来就是个千锤百炼的过程,受到磨炼的不仅仅是心智、丹田、修为,自然也包含了肉体。哪怕面容平平无奇,然而百炼成钢气自华,不然仙风道骨这一词从何而来?要知道荣瑶的十二长老不仅能当得了实力担当,万一哪天荣瑶要倒闭了需要他们成为偶像来拯救门派,以他们的相貌做个门面担当也毫无问题。

言归正传。李华在荣瑶的人缘虽不如江波涛、吴雪峰那般好,但也是个好相与的人。今天平白无故拿了新弟子开刀也不是没缘没故的,纯粹是在山门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某人,当下有些焦急。

叶修虽然向来性子懒散,但总归还是个守时的人。如今新晋弟子已经四五成队步入山林了,这人却还连个影子都看不见,莫不是出了什么事吧?念及至此,李华在担心之余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万一此人真有个三长两短,恐怕他得跑到嘉世峰以死谢罪了。

正当李华在这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对明艳动人的姐妹花走到了他的面前。姐妹俩互看了一眼,然后对李华作揖,恭恭敬敬地说道:“见过李华前辈。”

此届的新晋弟子共计一百余人,李华哪记得住这是谁和谁,直接询问:“你们是?”

其中一位少女上前了一步,“小女乃舒家子弟,名为舒可怡。这是家妹,舒可欣。”

李华“哦”了一声,“原来是你们啊。”

舒家的姐妹花,李华听过几次这个名字,据说和他们峰主楚云秀是远方亲戚,不过李华可不是从楚云秀那里听说的。楚云秀大她们几百岁,楚家的后生都没见过几位,更别提舒家的人了。姐妹俩背地里偷偷把楚云秀唤成“云秀姐”,听起来虽然亲昵,实际上不仅乱了辈分,人家楚云秀压根都没听说这两人的名字。

至于李华,他是从吴雪峰那里听说的,估计楚云秀本人第一次听到这两个名字也是从吴雪峰那里。吴雪峰那有个罕见的玩意儿叫做云镜,可观测凡间众生,本来闲置了数百年没用过,近二十年来却走到哪带到哪,时不时拿出来看看他们家的那位小祖宗。一日楚云秀随口问及了叶修的近况,吴雪峰就同她说了说,顺带着提到了小祖宗的未婚妻。

李华还不知舒可怡已经退婚了,想起这姑娘和叶修有一纸婚约,以为二人关系很亲近,当下问道:“听说你是叶修的未婚妻?叶修到现在还没出现,你知道他去哪了吗?”

舒可怡当然摇头。“实不相瞒,我已经和叶修退婚了。”叶修被袁柏清亲自上门送玉简一事被传得满城风雨,舒可欣自然不会没听说过。后悔倒是不后悔,也谈不上嫉妒,就是想离叶修越远越好,生怕此人小人得志跑到自己面前炫耀。

“退婚了?”李华听到这个消息也没有太大的反应,反而有些欣赏这姑娘的自知之明。叶修早晚是要恢复记忆和修为的,到时候二人身份悬殊,确实不适合在一起。“你很聪明,做了一个很好的选择。”李华语重心长地称赞道。

舒可怡顿时受宠若惊。她和舒可欣上山后自然都是要冲着烟雨去的,所以二人对待李华才跟对待长老似的恭敬。此时见李华不仅听说过自己的名字,还对自己表示了认可,心里不禁有些飘飘然,头脑一热,脱口而出:“前辈,此时已经是巳时一刻了,叶修迟迟未至,算是违反了规矩,理应被取消试炼资格才是吧?”

李华听完之后差点一哆嗦。舒可怡的意见很中肯,按律迟到者确实该被取消资格。然而李华今天要是敢取消叶修的入门资格,明天就能被十二长老直接联手扔出荣瑶。字面意思,从山尖尖儿上往下扔。

“我相信叶修不会无缘无故迟到,所以我决定再给他一次机会。荣瑶对于新弟子都是很宽容的,我们不妨再等等。”李华轻咳了一声,赶紧打消了舒可怡的念头。

舒家姐妹花心有灵犀地回头看了一眼正一瘸一拐往山上走的几队新晋弟子,心想你刚才出手揍人的时候可没看出哪里宽容了。

“话说回来,你们找我何事?”李华问道。

于是舒可欣又作了一揖,眼神扫过不远处的二人,面露难色,又有几分不齿:“前辈,我和姐姐想问问这个队友是固定的吗?”

李华跟着扫了一眼过去,便看见了一男一女。男子短发,身高七尺,袒胸赤膊,发色为浅金,一看便不是天朝人;女子貌美,也是短发。一身劲装英姿飒爽,面容微冷,此时正在和男子交谈。两人似乎是察觉到了这边的三束视线,齐齐地看了过来,那男子更是挥动着手臂,兴奋地呼喊道:“两位美女!准备好了吗?我们要出发了哦!”

舒家姐妹立即调转了目光,不欲与男子产生纠葛。

李华也扭过了头,对姐妹俩说道:“等入了荣瑶,你们便是同门,同门之间理应彼此关照,相互扶持。哪怕有私怨,我也不想看到你们如此直接地表现出排斥。况且这一队已经落在了最后,就算你们想换人,也没有队友可给你们换。”

舒可欣倒真没和那两个人有什么私怨,单纯八字不合罢了。那个青年吵吵闹闹,为人轻浮而不靠谱,让她心生厌烦;至于那个女子看起来似乎很出众的样子,但是同性相斥,这反而让舒可欣更加不喜。

“我们也不需要队友,有我和姐姐就足够了。”舒可欣小声嘟囔了一句。

舒可怡赶紧拉住了妹妹的手,示意她这可不是在舒府,不能净说些任性的话,至少不能当着荣瑶前辈的面前说。舒可欣的声音虽小,但对于拥有化神修为的李华来说,肯定都一字不漏地听在了耳中。

李华则瞥了舒可欣一眼,刚要开口,忽见远方出现了一个身影,这叫他愣了一息后,骤然放下了心。千呼万唤始出来,叶修的姗姗来迟让李华终于得以从吴雪峰的气贯长虹下逃过一劫。他一下子感觉安心起来,可是仔细琢磨了一下,这样的安全感似乎并不是来自于劫后余生的缘故 。

这样的安全感应该是来自于叶修本人,是一种盲目的信任。哪怕李华很清楚眼前这个朝自己走来的人不再是那个无所不能的斗神,可是只要看见他,就会令人心安。叶修在这里,所以万事无虞。哪怕天下仍不太平,却无人再会提着一颗心脏无处安放。

因为他回来了。                                                                                              

“叶修。”待叶修赶到了李华面前,李华对他笑了笑,叫了一声他的名字。不是用来确认身份的疑问口吻,而是极为确定的陈述语气。这其实是李华第一次叫叶修的名字,以往总是用“前辈”“叶神”之类的称呼,现在辈分发生了调转,还真叫李华不能适应。

“抱歉,被一些事情耽搁了。”叶修面带歉意,却不慌不忙。此时的他是没有记忆的,不知道自己之于荣瑶的重要性,也不知道有些人就算倾尽整个门派之力也要将他带回。他什么都不知道,可他还是如李华记忆中的那般模样,永远从容不迫,哪怕是天塌下来,也能一边冷静思考对策,一边调侃他们这些人的手忙脚乱。

“无碍,荣瑶也不是如此不讲人情的门派。”李华回过神,笑了笑,“正好,她们俩你应该不陌生吧?那就组一队吧。”

不陌生倒是不陌生,不过叶修看了一眼一旁舒家姐妹瞬间难看下来的脸色,觉得她们肯定不欢迎自己就是了。

那厢的舒家姐妹试图挽救一下,可惜李华并没有给她们开口的机会。好不容易等到了叶修,完成了任务之后的李华也没兴趣在山下乱逛,给叶修登记过后,捏了一个缩地诀,转眼就消失了。

“……”两姐妹先是无语对视,又极为不快地看了一眼叶修,随后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了。

那之后,没等叶修跟上两人的步伐,身后就有人拍了拍叶修的肩膀:“这位兄弟,打哪来的啊?”

叶修一回头,便看见一个金发男子,足足高出自己四五寸。男子脸上挂着笑容,爽朗又不拘小节的模样,很容易叫人产生好感。于是叶修笑着答道:“在下叶修,从天朝皇都来的。”

“哦哦哦这么巧!我也从那过来的!”男子一下子很兴奋,“我叫包荣兴,你叫我包子就行!”

叶修不由得纳闷,这次荣瑶的会试就是在天朝皇都举行的,所有新晋弟子都是在那通过考试后赶过来的,这兄弟怎么还一副他们很有缘的样子?

“你是和那姐妹花一队的吗?”一个俊俏的姑娘从包荣兴身后走了过来,对叶修问道。

叶修听她这语气,不由得猜测:“你也是?”

姑娘眉头舒展开:“看来我们这队总算有个正常人了。”她走到叶修面前,露出了一个微笑:“叶修是吧?你好,我叫唐柔。”

叶修此时也松了口气:“太好了,原来还有两个队友,我还以为要我一个人面对她们俩。”

唐柔不禁笑了笑,然后对着叶修和包荣兴说道:“走吧,不然山门要关了。”

 

入了山门,路过镌刻着“荣瑶”二字的石碑,放眼望去的重峦叠巘、仙山琼阁皆为荣瑶派的领域。这些山峰原本都没有名字,千年前荣瑶派老祖见此灵气充沛,便就地创建了门派,赐名“荣瑶”为第一峰。而后荣瑶派名声初显,入门的弟子越来越多,渐渐的后面那些山峰也都有了名字。

荣瑶的入门试炼十分简单,通过了会试拿到玉简,从山门走到荣瑶峰顶的正门,就算通过。这考核没有任何故弄玄虚的意思,依老祖的初衷,所有荣瑶弟子必须脚踏实地一步步走到荣瑶,入荣瑶派者需先领略荣瑶峰。至于为什么非要先领略荣瑶峰,可能是让弟子们在途中洗髓会心,陶冶情操;可能是让弟子们对这百年如一日无私奉献灵脉的群山万物怀有感激之情;可能是为了让新弟子们熟悉一下自己未来的邻居;还可能是让大家多观多察,等日后被要求辟谷的时候,得清楚从哪搞得到口粮。

以上四条猜测,分别来自于当年的苏沐秋、王杰希、孙哲平和叶修。

有他们这么丰富内心戏的人可不多。对于上面四个人来说,入门试炼只是在荣瑶峰上溜达一番看看风景,所以闲暇之余才会好奇这入门试炼的重点究竟在何;而对于其他绝大部分弟子来说,荣瑶峰山长水阔,扪参历井,光是攀登已然不易,更别提还要提防山上实力强劲的灵兽异草们。它们与荣瑶弟子比邻多年,虽长久以来井水不犯河水,可这并不代表当修士踏入它们领地的时候,它们依然会无动于衷。

当年斗神上山的时候,几乎是一路玩上去的。虽也见识了不少凶悍的灵兽灵植,然而他看向它们的眼神就跟看见了储备粮无异。不过那时候的叶修也确实是幸运的,此处乃是凡间灵力最富足的地方之一,不仅助修士修行良多,也养育了百兽与花草。高阶的灵兽与灵植在荣瑶峰上并不稀缺,只不过叶修没有遇见。要真是撞到了,以那时候叶修的实力,也只有被碾压的份。

满阶的灵兽为十阶,相当于修士大乘圆满的修为。大乘之后便是渡劫飞升,由此可见荣瑶峰上灵兽的实力。这些高阶灵兽的灵智并不次于修士,其实除非闲得无聊或心情不好,不然也不会真去为难这些只有筑基修为的修士。山上最常见的便是三至五阶的灵兽灵植,这对荣瑶的新晋弟子们来说已经是最棘手的对手了。万一遇到了,没打过,又没逃开,荣瑶自是不会坐视不管,但只有在此人彻底丧失行动力之后才会出手相助。那之后,该弟子会被撤销弟子的身份,没收玉简。荣瑶派才不管你遇见的是几阶的对手,也不管你当天为什么那么倒霉。对他们来说,凡是不能凭借自己的实力亲自进入荣瑶派的人,就没资格成为荣瑶弟子。

李华之前纯属胡说八道。荣瑶派可从来就没讲过人情味。

对于此事,张佳乐最有发言权。也不知道他是幸或不幸,当年上山的时候正好惹到了一只七阶灵兽,几乎当场丧命。最后精疲力竭、失血过多倒下的时候,脑袋尖儿却刚好越过了荣瑶大门的界限。

所以入了门之后的张佳乐特别热衷于观察别的倒霉蛋。原本今天的张佳乐应该去外门授课,结果课虽然上了,还不到两个时辰就偷溜走了,临走前还一脸严肃地让弟子们自行领悟一个时辰,说什么要懂得一个循环渐进的过程,切不可操之过急。唬得弟子们一愣一愣的,实际上就是强行充长课时。

“你们都来了啊?”张佳乐一进了守常堂就环视了一圈瑶池旁的众人,大呼小叫地问候道。

这守常堂是荣瑶的警卫室,堂中安置一池清水,可观方圆百里的风吹草动。凡是在荣瑶防御禁制领域内发生的一切,皆可在这池水中观得。要说这池水不过是普通的静水,没有什么特别的名字,只因施加了法力才有了这样的用途。后来不知道谁将其戏称了一声“瑶池”,这名字也就逐渐叫开了。

每逢入门试炼,荣瑶各峰峰主或常事都会来此观测,一来为保证新晋弟子们在遭遇不测之际可以及时出手搭救,二来也是要考核各位弟子们的实力,若有看中的,便可在入门后直接纳入自己门下。

“不对,老韩没来啊?”张佳乐又看了周围一圈,见张新杰和江波涛站在一起,不由得问道。

“师叔在守阵。”张新杰答道。

张佳乐恍然大悟:“哦,原来轮到他了啊?”紧接着又把视线调转到江波涛身上:“周泽楷还没出关啊?”

江波涛笑道:“原本还有两个月,不过师兄应该会为了叶神提前出关。”

“哦对,说到老叶,他人呢?”张佳乐这才终于把眼神移到池水中央,兴冲冲地找着熟悉的身影,“怎么样,还顺利吗?看在我们当年的交情上,要不给他制造点麻烦吧?”

他旁边的肖时钦伸手在空中画了一笔,一道水幕从池中升腾而起,在张佳乐面前缓缓铺开:“人在这,你自己看吧。”

“呦呵,和三个美女组队,老叶艳福不浅啊!”

张佳乐自己还没来得及开口,身后就有人道出了他的心声。那厢的魏琛和郭明宇结伴来迟,此时刚好站在张佳乐身后把这水幕收入眼底。

这两个人的辈分高,守常堂这些闻名遐迩的修士到了他们这都算小辈,所以纷纷作揖行礼。郭明宇摆摆手,走上前,跟在魏琛后面补充道:“何止,你看他居然好意思躲在仨妹子后面吃软饭,这么无耻,一看就是老叶能干出来的事。”

他们说话间,叶修这队刚好遇敌。对手是个二阶后期的灵兽,其形似虎,状若牛,毛发为灰,音如蒲牢,力大无穷。对这群修为普遍停留在筑基前期的新弟子们来说是有些难对付,不过舒家姐妹联手唐柔,倒是没费什么太多的力气,很轻松就拿下了灵兽。

那之后唐柔收起战矛,姐妹俩也收起长弓,后二者从叶修身边走过,对他扔下了几句话。叶修听后没给出什么反应,反而是一边的唐柔收起了脸上的表情。

张佳乐给郭明宇和魏琛让出位置,又往池中看了好几眼,怎么看怎么不对味:“我怎么觉得这队气氛不太对?这俩姑娘,就是这边这俩长得挺像的,叫什么?”

“舒可怡、舒可欣,姐妹俩。之前不是说叶家给叶修定了一门娃娃亲嘛,就是这个舒家大小姐。”楚云秀坐在角落,一边好整以暇地看戏,一边往嘴里塞了一颗水灵灵的葡萄。

“我听说这个舒家和楚家还有点血缘关系?”林敬言放下了手中的笔,转头问道。

“好像是吧?”楚云秀自己都不大清楚。她生父生母早在几百年前就过世了,那之后楚云秀和楚家就再没有过联系,哪还知道这些个旁支分支远方亲戚。

张佳乐打断了两人的对话:“不重要不重要,快听听这俩姑娘和老叶说了啥!”

肖时钦便又伸手比划了两下,倏尔,舒可怡清脆的声音就从池水中传出。肖时钦的法术极为娴熟,得以让这姑娘的声音极为清楚地回荡在守常堂中。然而下一息,瑶池旁的诸位却悉数变了脸色,神情各异地向舒可怡看了过去。

『……草包就是草包,天生没这个才能,就算来了荣瑶也白搭。』舒可怡高傲地说道,『遇到我和可欣算你幸运,不然你真以为自己能平安无事地走到荣瑶正门?』

『我和姐姐的要求不高,遇到困难你大可躲在后面当缩头乌龟,千万别给我们拖后腿就成了。』舒可欣也走了过来,冷嘲热讽地附言道。

『真不知道这样的货色怎么也会拿到玉简,当年舒家枉信了那些个流言蜚语也就算了,怎么荣瑶也如此识人不清——』

『够了。』一旁的唐柔终是忍不住出言打断,『两位姑娘,任何一个人既然能拿到荣瑶派的玉简,想必总是有过人之处的,还望你们口下留情。』

舒家姐妹冷淡地看了唐柔一眼,也没多言,转身又朝山上走去。

『她们俩什么意思啊?兄弟,你和她们什么仇什么怨啊?』两姐妹刚离去,包子就凑了上来,一头雾水地询问道。

『不知道,』叶修无奈地一摊手,『可能是嫉妒我?』

『噗。』一旁的唐柔忍俊不禁,『你心态可真好。她们俩那样说你,你不生气吗?』

『全程不用输出,划水就够了,我谢她们俩还来不及呢。况且她们也没说错话,最多不中听就是了。』叶修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走吧走吧,怎么说也是大粗腿,先抱紧了再说。』

“……”张佳乐在瑶池旁先是脸一黑,接着痛心疾首地数落道,“老叶你堕落了!”

“要找大腿抱也不是这种档次吧!我简直都没眼看了。”方士谦连声叹息,然后果真别过了头。

“要是老韩在这肯定得骂他没出息,指不定还要下山去揍他。”林敬言很笃定地说道。

“要是黄少天在这的话能痛斥他这种行为至少半个时辰不带重样的!”楚云秀立马跟着补充。

“要是周泽楷在估计都能气出长篇大论了!”

“要是吴雪峰在——”

“我在啊。”吴雪峰忽然开口,唇角带笑,笑得和善:“要是我在怎么了?”

“我去,你不应该在和老韩一起守阵的吗?!”郭明宇被他吓了一跳,“不对啊,你家小祖宗被人这么欺负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吴雪峰翻了一个白眼,“你们以前不都抱怨叶修是被我惯出来的吗?这次我不出手,省得你们再拿这件事来挤兑我。”

整个守常堂竟出现了一段短暂而诡异的沉默。

“咳,那什么,”魏琛清了清嗓子,“你真不管啊?不是我说,那丫头这么编排老叶,老夫都要看不下去了。”

“看到叶修吃瘪你不应该挺高兴的吗?”吴雪峰不为所动,凉凉地说道。

“我确实挺高兴的啊!”

“死鸭子嘴硬。”郭明宇对魏琛的表现嗤之以鼻。

“当初大家上山的时候谁还不是九死一生的,都要经过这一关的。正好,听说老叶当年上山上得特轻松,干脆补偿他一段惊心动魄的经历。我看有那两个姑娘的毒舌加成在,老叶这辈子都忘不掉了。”张佳乐若无其事地说着。

“那你抖什么腿?”张新杰瞥了他一眼。张佳乐表现得焦虑无比。

“抖腿也不让啊!”张佳乐理直气壮地反驳。

“死鸭子嘴硬。”郭明宇继续嗤之以鼻。

原本坐在角落里的唐昊没什么想上去掺和的意思,只是跟着林敬言来物色呼啸峰的新弟子的,至此也终是忍无可忍地说道:“我们跟叶修有什么恩怨那是我们内部的事情,这女子从哪跳出来,她哪来的资格?叶修好歹也是我师叔,你们要是觉得他被别人这样说也无所谓,那行,我来管。”

“那请务必带上我。”江波涛随后站了出来。他叹了口气,“虽然我师兄和孙翔现在不在,但若要他们二人看到这样的场景,一定不能容忍别人此般侮辱叶修前辈的。所以无论如何,于公于私,我都不能坐视不管。”

方士谦把视线移到了吴雪峰身上,“老叶怎么说也是你们嘉世的人,你身为嘉世的干事又是他最好的朋友,要是真不管,是不是太说不过去了?”

“那你去管啊?”吴雪峰走到楚云秀身边坐下,给自己倒了杯清露。

“好的大家都听见了是他让我去管的,我去了啊!”方士谦听完二话不说就转身往外走。

唐昊说到做到,立马跟了上去,同行的还有江波涛。张佳乐略一犹豫,也跟着出了门,魏琛和林敬言紧随其后。

吴雪峰扫了一眼顿时空了三分之一下来的守常堂,不紧不慢地轻啜了一口,悠悠道:“就这样他们还好意思说叶修是我一个人惯出来的?”

“当局者迷。”张新杰说道。

“你怎么没跟去?”楚云秀问他。

回答的是肖时钦,他笑了笑:“很显然,吴雪峰前辈肯定不会真的坐视不管,哪里轮得到我们后辈出手。”

郭明宇转过了头:“你派了谁?卧槽,等等,你该不会准备下死手吧?”

“乔一帆。”吴雪峰轻描淡写地说道,“放心,就是给她们俩涨涨教训。如此狂妄自大在荣瑶可是要吃苦头的,就当是我免费给她们上一课了。”

“……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吴雪峰放下杯子,淡淡地说道:“要是换了喻文州知道此事,那才是不会善罢甘休。”

“嗯?你说啥?”郭明宇没明白吴雪峰怎么突然提起了喻文州的名字,追问了一句。

“没什么,”吴雪峰把视线又移到了瑶池上,“你赶紧去把刚才那几个刀子嘴豆腐心的给叫回来吧。”

——TBC——

虫爹当年自己说过全职是退婚流(雾),截图为证(并不)


评论(89)
热度(1693)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