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喻叶】爱修不修 2

❁修仙文,主喻叶,辅其它叶受CP。

❁上章: 1


第一章·贰.

对于叶家来说,近年来最大的喜事莫过于叶泽通过了荣瑶的考核,保住了叶家在修仙界的地位;对于舒家来说,近年来最大的喜事莫过于退婚成功,前途无量的大小姐终于与那个绣花枕头叶修撇清了关系;对于整个皇都来说,近年来最大的喜事莫过于荣瑶的考核居然在本朝举行,大大地带动了当地旅游业与经济发展。

而对于叶家、舒家和整个皇都来说,最惊悚的一件事莫过于叶修竟然被袁柏清亲自上门请到了荣瑶。

不过这消息在街坊间掀起再大的惊涛骇浪也好,霸占了帝都人民整整一个月茶余饭后的谈资头条也罢,身为当事人的叶修早已离开了舆论的中心。荣瑶位于天朝的边陲,距离皇都的距离较远,而荣瑶却只给了诸位新晋弟子七日的时间前往。时间如此紧迫,就算叶修自己还想在家里咸鱼一会,也要被他爹麻溜地扔出家门。

“你们兄弟俩在家里如何置气我不管,出了叶家的大门,可不能再如此计较了。荣瑶不比叶家,去了之后要谨言慎行。日后你们二人要是谁出了差错,被赶出了门派,那就不要回来给叶家丢人现眼了。”

这是叶修他亲爹在叶修上马车前说的最后一番话。

千百年来荣瑶派的规章制度一直都极为苛刻,明摆摆的优胜略汰生存法则。它稳居天下第一修仙门派数百年,其知名度之广,有些规矩连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己与它无缘的叶修也略有耳闻。修士但凡通过了荣瑶五十载一次的会试,基本上就是板上钉钉的荣瑶弟子了,但别以为从此之后就高枕无忧了。未通过入门试炼、触犯门规,这些都会被革除弟子身份,甚至修行速度太落后也会被踢出师门。

荣瑶是个极其刻板的门派,也是个极其松散的门派。它的刻板在于,所有弟子皆要遵守荣瑶的规矩;而它的松散在于,这个规矩是活的,长老有自由篡改的权利。指不定哪个长老哪天闲着无聊,就拿弟子开开刀。长久以来有许多弟子因此受益,也有不少弟子受其所累。据说几百年前王杰希继任长老后,就颁布了一条新规矩,自那之后凡是月考核不通过的人,皆摘除荣瑶弟子身份。这除了在门派内引发了一场空前绝后的修炼狂潮以外,也告诉了所有弟子一个道理——想在荣瑶派生存下去,且要出人头地,那纯看门派内各位大能的心情。他们可以在万千修士中选中你,也可以随手把你扔出去。

荣瑶就是这样一个既讲理又不讲理的地方。虽说只要遵守门规就会相安无事,可是门规是谁定下的?十二长老。说白了还是强者为王,谁有能耐,谁来制定规则。

叶家主的一席话刚落,叶泽当着父亲的面,只能低头应是,却在转身后毫不吝啬地赏给了叶修一个白眼。从小到大他最是瞧不起自己这个兄长,自然不屑于与他同程一车。等到叶家主离开了,叶泽便半是嫉妒半是讥讽地说道:“嫡子的身子就是金贵,去哪都得坐马车,不知道能不能在七日内赶到荣瑶派?哦我忘了,我这个‘天生奇才’的哥哥连最基本的法术都掌控不了,只能坐马车赶路。”话罢,叶泽自己跨上了一匹马,迅速捏了一个风系法诀,四只马蹄便被浅色的气焰所包裹,“那我可要先行一步了废物哥哥,万一你要是没及时赶到,我还得替你给叶家长长脸不是?”

“等一下,”车前的叶修却不恼也不气,只伸手指了指马尾的方向,气定神闲地说道:“你骑反了。”

“怎么会?!”叶泽连忙从怀中拿出地图核实,审查了半天之后怒道:“唗!我的方向根本没错,你诓我!”

“你地图拿倒了。”叶修的表情很无辜。

叶泽听后脸色一变,大庭广众之下闹了一个糗,当即恼羞成怒地往叶修所指的方向离去了。他坐骑上施加了法术,那几团气焰叫骏马脚下生风,几下的功夫就消失在了叶修的视野中。

叶修这才翻上了车。前来送行的贴身小厮给叶修递上了包袱,犹豫道:“少爷,您的马车不用掉头吗?”

“掉什么头,这个方向本来就是对的。”叶修转身放置包袱,头也不回地说道:“叶泽那个家伙这么好骗,我看他这脑子基本上已经可以告别荣瑶派了。”

小厮听见叶泽刚才的那番话的时候,虽然心中也气,可真见到自家主子这么捉弄叶泽,却又不由得开始担心。“少爷,家主说得对,荣瑶不比叶家,如果可以,还是和二少爷握手言和比较妥当,不然出门在外连个照应都没有。”叶修是去上山修炼的,自然不可能还带着小厮去伺候。其实就算带了,小厮也保护不了他什么。在荣瑶那个遥远而陌生的地方,叶修唯一熟悉也是唯一能仰仗的人,竟只有叶泽了。

叶修对他笑笑,没答应也没拒绝,只说道:“放心,我心里有数。”

 

叶泽的智商虽然常年欠费,不过偶尔也是会续一续的,行了大半日之后终于发现自己南辕北辙,当即调转了方向,总算在第七日清晨赶到了荣瑶山下。那厢的叶修没有叶泽这样的法诀加持,只得日夜兼程,到最后竟然是和叶泽一起出现在了客栈门口。

叶泽一看见叶修,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二话不说捏了一个炎咒朝叶修丢过去。叶修举起手中的包袱去挡,这样的炎咒自然不比寻常的火焰,三两下就把叶修的包袱烧了个精光,让人连扑救都来不及。

“幼稚。”叶修有些遗憾地看了一眼地上的灰烬,然后对叶泽表示了鄙视。那包袱里还有他之前在昌州买到的特色点心,还未来得及尝味道就没了,叶泽这个熊孩子。

“哼!”叶泽昂首阔步,雄赳赳气昂昂地往客栈里面去了。

其实叶修也没损失什么特别的东西,袁柏清给的玉简在他身上放着的,再者荣瑶派的信物想必也不是叶泽那种火焰随随便便就能烧毁的。临行前叶家主给的几张保命符咒都放在了马车里,满打满算包袱里也就是一套衣服和些许银两罢了。

一路上车马劳顿,本来想到了客栈之后好好打理一番,结果闹了这么一段小插曲,叶修只好先去衣坊给自己买套换洗的衣服。好在身上还有些碎银,不至于捉襟见肘。

换好新衣服,又买了些吃食后,叶修发现大街上不知何时挤满了人。今天是荣瑶给出的最后期限,主街上挤满了荣瑶的新晋弟子们。有的行色匆匆,急着去报到;有的早已报到完毕,在城中闲逛,小憩半日。

再加上日上三竿,城中的店铺都已开门,街上摆满了小商小贩的摊子,整条街上熙来攘往,人头攒动。叶修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马车,觉得着实不适合挤进人群中,便准备从一旁的小巷返回。

小巷在两处宅子之间,逼仄得只能让一辆马车通过。叶修坐在马车中清点着自己才买到的东西,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未几,一个妙龄女子忽然掀开车帘闯了上来,眼眶泛红,脸上挂着未干的泪痕。

少女穿着一身亮丽的喜服,上面铺着大片吉祥的花纹,从布料来看,是富贵人家的千金。她手中攥着自己的喜帕,那上面用金丝绣着的鸳鸯几乎被她扯成了水鸭的模样。少女看见叶修,脸色苍白地向他靠拢了过来,随即对着叶修跪下,用哭哑了的嗓子央求道:“仙师求您帮帮我,家父赌博欠了债,要把我嫁给粮铺的尹老板,我试图逃跑了几次都被抓了回来,今天便是大婚之日,如果我再不走,就永远都没机会了。他们人马上就追过来了,我……”

仿佛为了验证少女的话一般,巷尾很快就传来了几位成年男子吆喝的声音:“人呢,哪去了!这么多人,连个女人都看不住!”

“我看见她往这边跑了!”

“赶紧过去搜!动作都小心点!今天是荣瑶新晋弟子报到的最后一日,小心别惹到那群修士!”

谈话声愈加逼近,叶修有些头疼,可是面对眼前哭得梨花带雨的柔弱少女,又不能坐视不理。

此城比邻荣瑶派,起先叫做青木城,后来为了沾荣瑶的光,干脆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瑶城。这么些年来瑶城凭借着自己的地理位置,带动了整个城市的经济发展,光是那些慕荣瑶之名而来的修士就拉升了瑶城几倍的客流量,观光业得到了质的飞跃。如此这般,瑶城人民对荣瑶派的各大事件不可谓不了解,像是新晋弟子前来报到这样的事件,几乎满城皆知。

怪不得这少女张口就管自己叫仙师,看来是认定叶修是荣瑶弟子。也难怪,马车上没有车夫却能自己行驶,傻子也能看出这是法术催动的。

可是这法术来自符咒,又不是来自叶修本人。他虽然顶着个修士的身份,然一个法诀法术都使不出,最多练练剑画画符。剑练得怎样还要另说,符是没成功画出过一张。修仙这么多年,叶修觉得以他炼气三阶的实力……充其量也就起到了个强身健体不易感冒的作用。

少女听到车外的谈话声之后,又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她无声地乞求着叶修,眼中希望和绝望交替,这可怜的模样着实让人心生怜意。叶修本来打定主意想要帮她一把,一见到这样的表情,心里更是莫名地划过了一丝熟悉感,似乎曾经也在哪位小姑娘的脸上也看过相似的表情。不过叶修几乎不认识什么异性,家里的妹妹们更是鲜少与他走动,因此这样的熟悉感便显得有些突兀了。

“别哭了,”叶修压低声音,把少女手中的喜帕接了过来,又拆掉了自己的发冠,“你把喜服脱了给我,然后乘坐这马车赶紧离开吧。一直往南走,不出三日就会到齐国,听说那里女子很受人尊重,你到了那里后另谋生路吧。”

少女面上一喜,连忙擦干眼泪,也顾不上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了,当即在叶修面前脱去了喜服。叶修接过衣服自己披上,好在这衣服足够宽松,叶修穿着还算合身。然后他从怀中掏出了一些碎银和几张符咒,递到少女手中:“外面的人可不一定都有我这么好心,路上小心。”

少女点点头,感激地看着叶修,小声道:“多谢仙师出手相救,我叫辛露,不知仙师如何称呼?”

“哥做好事从来不留名,你可以叫我无敌最俊朗。”叶修跳下马车,对少女笑了笑,“快走吧,不然来不及了。”

少女来不及对这个称呼发表看法,就被叶修在车上贴了一张符,坐在马车中扬长而去了。车子一走,穿着一身喜服的叶修就彻底暴露在了几个家丁的视线下。叶修赶紧把喜帕盖在了长发上,接着那群男子就冲到了他身边,粗暴地擒住了他的胳膊:“跑,跑什么跑?跟着我们老板吃香的喝辣的,那是多少女人羡慕的生活!你看看你身上的这件嫁衣,这种布料,这个价钱,要不是嫁入我们尹家,你这辈子也穿不起!我和你说你可别不知好歹!”

叶修怕露马脚,一声也不吱,只点点头。领头的男子见他还算温顺乖巧的模样,满意地押送着叶修回了辛家。

喜帕上的鸳鸯绣纹有几处是用轻纱缝制的,叶修透过这轻纱可以隐约看见外面的景象,倒不算两眼一抹黑。被几个男子推推搡搡送回了辛露的闺阁后,叶修刚摘下喜帕透气,正寻思着什么时候离开比较合适,紧接着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

敲门声只响了一声,下一息,房门就被人用力推开了。叶修立马手忙脚乱地重新把喜帕搭在了头上,透过喜帕便看到一个年近知命之年的富态男子出现在门口,因体型过胖,每前进一步,浑身上下的皮肉都要颤三颤。他见此人竟然身着新郎官的喜服,太阳穴不禁突突跳了两下,心想这样的夫君换了谁家的姑娘还不得逃婚啊?

“小娘子,为夫实在等不及了,就先来看看你。听杨西说你又逃跑了?真是太不乖了。”男子摸着自己的肚子,色眯眯地朝叶修走了过来,“你爹把你卖给了我,你逃到天涯海角去也是我的人。再说我有钱,你长得俊,咱俩这样天生一对,你有什么不满意的?”

叶修震惊了。这男子的年岁都快给辛露做爷爷了——虽说四五十岁的年纪在修士看来不算什么,毕竟修士到达金丹后便能容颜永驻,修仙界中看似桃李弱冠年华、实际上已经几百岁的修士虽不多,可荣瑶派还是并不稀缺的——但是作为一个脸上已经显现皱纹的寻常人,竟然和人家妙龄少女说天生一对,这厚颜无耻的程度还是叫叶修叹为观止的。

“此时距离吉时还有段时间,反正你早晚也是要和我入洞房的,不如先和我亲热亲热?”这尹老板舔了舔嘴唇,距离叶修越走越近,“来小娘子,让为夫好好疼疼你……”

叶修被尹老板的话激得浑身一麻,眼看着对方逼近,顿时从床沿一跃而起,没等尹老板近身,便一个抬膝把他击倒在地。落地的那一瞬间叶修感觉整个地面都颤了一下,心里光顾着感叹了,没来得及护住头上的喜帕,白白暴露了身份。

看来修仙还是很有成效的。……至少强身健体这一点上还是很有成效的。

因为叶修自己体内的灵根太过微弱,在修为较低的时候根本使不出法力,所以他干脆也不在法术上浪费时间,力量不够就靠符咒来凑。不过他身上的符咒都拿去给辛露护身了,此时补不了刀,只好在尹老板身上点了几处穴道。这尹老板肥头大耳的,满身都是脂肪,亏得叶修功夫扎实,竟还能找得到穴位。

“你……你怎么是男的?!”被封了穴道的尹老板身体虽不能动,嘴巴还是可以张翕的。见自己即将迎娶的小娘子竟是个男儿身,顿时又惊又怒。

叶修不紧不慢地找了把椅子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还有闲心思开玩笑:“尹老板哪里的话,辛露一直就是男子,老板您娶妻前也不问个清楚。”

此时辛露应该还没逃远,叶修明天就要上山前往荣瑶了,又不能看着尹老板一辈子。万一事后尹老板派人又把辛露给捉回来,那他今天可就算白忙乎了。帮人帮到底,所以叶修不得不睁眼和尹老板扯瞎话。

尹老板听后,眯着眼看了叶修许久,忽然露出了一个有些龌龊的笑容。“虽然性别不对,不过模样倒还是很对我胃口。我给你爹还清了所有欠债,管你是男是女都已经被卖给了我,正好今儿个也让本老板尝尝男娃的滋味!”

叶修被尹老板的一番言语惹得胃部一阵不适,下意识又去摸怀里的落雷符,果不其然摸了一个空。他有些遗憾地摇摇头,手指毫无章法地在空中比划了几下,暗叹要是自己有足够强的修为,哪还需要什么落雷符。

万万没想到的是,叶修刚收回手,尹老板的上空居然乍现了四个雷球!

刹那间,雷球连成了一张电网,把尹老板围在其中,电网中的人连呼救都没来得及喊出口,瞬时就被电了个外焦里嫩。

自己这是……福至心灵了还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

叶修的手指僵在空中,目瞪口呆了半息后,飞快捡起地上的喜帕蒙在头上,警惕地向四周望去。他有自知之明,这雷术绝不是自己放出来的。就算他真的能勉强召唤出一道雷,也不该是这样强劲的咒术。

不出叶修所料,闺阁西侧的窗户“吱啦”一声,很快一个人影就从窗外翻了进来,踉跄几步后才站稳了身子,一抬头,正好与重新盖上了喜帕的叶修撞了个对面。

作为一个新手新娘,叶修忽然很想问问你们新娘都流行在成婚前被人撞门闯窗吗?

这不速之客又是个男子,不过不比尹老板的粗俗鄙陋,此人很是养眼。叶修透过薄纱看向来者,见他颜如其玉,面色温润,只是寻常地站在那里,便已是一身风雅。坊镳诗经中立于淇奥的翩翩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充耳琇莹,会弁如星;如金如锡,如圭如璧。瑟兮僴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何止不可谖兮,叶修心想要是这男子才是尹老板,指不定辛露都得愿意把她爹卖了以嫁进尹府。万一看见了这温文尔雅的公子胸口受了这样重的伤,还不知道要如何心疼呢。

重伤?

叶修回过神,看向了男子青衣上氤氲开来的大片血渍。他迟疑了一下,伸出手,正犹豫是否要出手相救,对面的男子却忽然拉住了叶修前探的右手,轻声言道:“姑娘莫怕,我不会伤害于你。在下刚才与人交手,此时急需疗伤,不得已才躲避到了贵府。还请姑娘看在喻某重伤的份上,不要声张。”

哪怕是这样有些虚弱沙哑的口吻,依然掩盖不住男子好听的声线。他的声音像是经过了雨露的洗礼,又辅以时光的磨砺,在暖阳中酝酿了一整个沧海桑田后,最终在那些云蒸霞蔚的岁月中沉淀下了许多的温柔。叶修禁不住他这么撩人的声音,便恍惚了片刻,隐约觉得似曾相识,却什么都想不起来。过了半晌,才记得抽回手,点了点头。

男子见叶修应允,便噙着一丝笑道谢:“谢姑娘体谅。”

叶修摇摇头表示多大点事儿,左右他自己也是个过来打酱油的。不过管你是逃避追兵也好,找地方疗伤也罢,私闯民宅后还把主人给电晕过去是个什么操作?

叶修不由得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尹老板,虽然模样看起来很是可怜,可惜他丝毫同情也无。那男子顺着叶修扭头的方向看去,也看到了地上那一摊不明物体,随即拱手对叶修解释道:“我听到屋内有人声,因为怕多生事端,便不得不出此下策,不料屋内竟然有两个人。”话罢,看见尹老板那不省人事的模样,又补充了一句:“喻某重伤在身,下手失了分寸,还请姑娘不要介意。”

叶修又摇摇头表示多大点事儿,你直接弄死他我都没意见。一时间,屋里的气氛和谐又怪异:这口口声声重伤在身的男子竟不急着给自己救命,转而解释起所作所为,又听不出半点歉意;而身为受害者“未婚妻”的叶修态度更是随性,看见新郎官遇害后依然不慌不忙,大有一副“你随便电没尽兴的话可以再来一发”的架势。

“那……”这位喻姓男子才欲打坐疗伤,屋外又一次传来了声响。叶修在喜帕后与他对视了一眼,也不知道那男子看出来没有。

“叩叩。”两声敲门声后,正是杨西的声音:“老板,吉时就快要到了,该带着新娘子去咱尹府啦!”

喻姓男子闻言,与叶修面面相觑了几息,然后刻意压低声音答道:“知道了,这就去。”

门外的人应了一声之后,并没有离去,多半是在等候新郎新娘。见此,喻文州只好从怀中摸出了一个小瓷瓶,倒了两粒药丸送进口中,也不知是止疼还是止血的。紧接着,他快步走到地上的一堆肉前,把尹老板的喜服扒了下来,穿在了自己身上。

“看来还得麻烦姑娘配合一下。”男子拾掇好衣服后,对着叶修微微一笑,伸出手:“外面有追兵在找我,我现在还不能离去,只好有劳姑娘了。”

叶修心想你又没有喜帕罩着,就你这品貌非凡的模样,凡是个长眼睛的谁看不出你是冒牌的?他打量了一下此人,道这等昂贵的绸缎穿在这人的身上才像是个丰神俊朗的新郎官,穿在尹老板身上,那像是被烧红了的烤乳猪皮。果真是衣服靠人鞍靠马。

而喻某人却丝毫不担心的样子,只伸手静候着叶修。

叶修不由得叹口气,认命地朝他再次伸出了手。帮一个也是帮,帮两个也是帮,希望阎王将来能在功德簿上记他一笔。

对方在握住叶修手的时候,似乎有一瞬间的仲怔,隔着喜帕叫叶修也分辨不大清楚。那之后,他唇角的笑容忽然加深了几分,随即牢牢地握住叶修的手,领着他一步一步走向了门外。

——TBC——

评论(139)
热度(1631)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