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喻叶】爱修不修 序

❁修仙,喻叶+自由心证的叶受CP。没有伞修作者不吃。

周更碎碎念贼长,时差党,私信常年关闭,永远看不见@,追文请做好随时断更的心理准备。


叶修第二次来找苏沐秋的时候,他还在上次那个地方打坐。长发自然垂落,在地上摊成一席黑绢;青袍还是那个青袍,坐姿也还是那个坐姿,似乎连衣服上的褶皱都没有发生改变。

然而距离叶修上次来找他已经过了几十载了。

苏沐秋闭着眼似乎在休憩,他坐在一方池水中,以琼液为榻,身上披着的便是那夜幕星河。这穹顶宛若一个圆钵那样倒扣下来,叶修觉得自己伸手便可摘星辰,那黯淡的紫微星距离自己的发旋似乎没有几公分的距离。

“醒醒,咱大天(和谐)朝都要亡了。”叶修的身子轻得如同羽毛一般,他在池水上掠过朝苏沐秋而去,连涟漪都未曾惊起。

苏沐秋适时睁开了眼,琥珀色的瞳仁满是淡漠地朝叶修看了过去。

叶修走到他身边站定,冲着周围的池水一指,那池水像是沸腾一般地闪了几瞬,接着便展开了一幅画卷。画卷中烽火连天,硝烟四起,放眼望去皆是残垣断壁处,尸横遍野,啼哭声哀转久绝。

叶修对着这幅人间炼狱图沉默了几息,未几,转头对苏沐秋说道:“魔修跑出来搞事情,为了获取灵脉不择手段甚至直接屠城。修士忙着救人还要御敌实在分身乏术,如今到了生死关头,想问问真人有没有要出手帮忙的欲望?”

苏沐秋兴致寥寥地扫了一眼池水中仓惶逃亡的普通百姓,平静地说道:“没有。”

他的回答并没有引起叶修的意外。叶修依旧垂首看着他,只问道:“你身为天道众的一员,倘若连人间浩劫都不肯出手相助,那么你的职责究竟为何?”

“维护天道的秩序,服从天道的安排。”苏沐秋抬手一挥,收起了池中画。

叶修反问:“这样的烧杀掳掠都不算违反秩序?”

苏沐秋不闪不避地回望着叶修,说道:“天道统管世间万物,众生平等。修士亦然,花草亦然,魔修亦然,天道不会干预他们的行为。”

“哪怕魔修屠尽凡人?”

“物竞天择。”苏沐秋面上没有一丝波澜。

叶修微微抬起了头,心中已经了然。半晌,他点了点头:“我知道了,那么就此别过。”话罢便欲离去。

“你资质实属上乘,倘若你当初同我一起飞升,如今也不至于为这等庸俗之事烦心。”苏沐秋的声音在叶修身后响起。

庸俗?

叶修怔了一下。他回过了头,平静地说道:“我修仙又不是为了想当神仙,不飞升也罢。”

苏沐秋平淡无波的脸上终于发生了细微的变化。他不易察觉地颦起眉,揣摩不透叶修的想法。修仙不想当神仙,那为何要修仙?

“为了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叶修像是看穿了苏沐秋的疑惑,振振有词地答道。

“……”苏沐秋眉心中的痕迹似乎加深了几毫。

叶修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偏着脑袋说道:“不错不错,能在你脸上看出点表情太难得了,要不是我和你认识了几百年,我真当你前身是木头精。”

苏沐秋对叶修的调侃并不理会,脸上的表情转瞬即逝。

“真人不能理解就算了。”叶修耸耸肩,“其实归根结底,我不想飞升的原因也很简单,不过是……” 

“不过是什么?”

叶修淡淡地笑了笑:“不过是不想成为你这样的‘神仙’。”

 

把神思召回,叶修在议事厅中睁开了眼。他面前平铺着一幅巨大的山河图,图卷的另一侧,喻文州和张新杰正在低声安排各项事宜。

“你刚才去哪了?”距离他最近的韩文清很快就察觉到了叶修的回归,不咸不淡地问了一声。

“请外援去了,结果失败了。”叶修耸耸肩,从软榻上站起。他随意地扫了一眼山河图,那上面有几处像是被火点过一般,留下了一个个黑色的窟窿。叶修望着那些烧焦了的痕迹不由得皱起眉,神色严肃起来。

“怎么样了?”他低声问道。

原本正在与肖时钦对话的王杰希转过头,回答道:“魔尊出动了。你现在在山河图上看见的这些烧痕,都已经是空城了。”

万魔之首现身,非苏沐秋这样的仙人根本无法与之抗衡。问题是人家魔界的老大都纡尊降贵去与魔修们沆瀣一气 了,而天道众那边却只安心看戏,当个安静如鸡的吃瓜群众。

叶修暗叹了一口气,拍了拍衣摆。“我知道了,我去会会他。”

此话一出,整个大厅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扭头看向了叶修。

“那是魔尊。”喻文州直视他,一字一顿地说道。

“那又如何?”叶修平静地反问了回去。

“你有几成把握?”喻文州又问道。

“那可是魔尊。”叶修笑着把喻文州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眉眼略带无奈,“不过就算只有一成,我也得尝试一下。”

“我日,老叶你该不会是想逞英雄吧?”黄少天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你赶紧打消了这个念头,如今英雄主义早就不流行了!肖时钦和王杰希已经查到了上古法阵,总有办法对付魔尊的,你可别想一个人把风头都占了!”

“来不及了。”叶修摇摇头,看向山河图上愈加密集起来的窟窿。他伸手指向了某座城池中的一点,表情凝重:“动作再慢一些,战火就烧到这里了。”

“这里怎么了?”江波涛顺着叶修手指的方向看去,和自家师兄周泽楷交换了一下视线后,一头雾水地询问道。据他所知那里只是一座小城,人口稀少,无灵脉也无仙草。虽说人命不分贵贱,江波涛不会因为那里地形偏远就放弃保护,但是他不认为魔修会把战火引到那里,因为根本毫无必要。

“这城中有家李记面馆,”叶修表情没有丝毫松懈,十分郑重地说道:“他家的酸辣粉特别好吃,我觉得应该申请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千万不能失传——哎呦!”

吴雪峰拿着一卷内功心法毫不客气地敲了敲叶修的脑袋:“都什么时候了,你正经点!”

“知道了知道了!”叶修又叹了口气,双手藏在袖中,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往门外走去。“行了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别管我,打不赢我还不会跑啊?”

他走到议事厅的门口,忽然停住了脚步,回头对着屋中的同门们淡淡一笑:“荣瑶派就先交给你们了,等我回来给你们带酸辣粉尝尝。”

话音还未落,人已离开。

 

天载五百四十一年纪事:魔修祸乱天下,灭城池十七座。后魔尊现世,为乱人间。诸修士力挽狂澜,救百姓于水火之中。继而魔尊大伤,生死不明。

同年,五圣之首,斗神叶秋殁。

——TBC——

评论区大型聚zhòng赌bó现场。

评论(214)
热度(1635)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